互换礼物,四女坐到桌边闲聊,冷落了林川。

    林川看她们聊得欢,只有独自出了幽竹楼。

    四女见他走了,不禁相视而笑。

    大乔道:“在这里现在我为大,以后你们就是我二妹三妹四妹!”

    小乔首先叫了声姐,甄宓自然没异议,无论从年龄还是随相公先生都应该叫她声姐。

    吕玲绮同样无异议,叫了大乔为姐。

    大乔道:“既然你叫我姐,就叫姐的,你的事我也听说了,我回去选个吉日,就让你和相公举行一个盛大婚礼!”

    吕玲绮低头细声道:“这事相公不曾提起,也不知道相公看不看得起我。如果大姐真心为小妹好,就不要再提。”

    小乔嘻嘻笑道:“他巴不得呢,一说一个准,这个婚礼一定要让全天下人知道。”

    吕玲绮起身道:“不说这个了,我去告诉丫环做点菜,今天我们就在这一起用膳。”

    林川出了百合院,没事就前往天柱山,准备看下四方军现状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皖城县衙。

    庞统正在工室处理杨州府即林川辖下所有政务。

    这时外面衙役领班胡昨进来禀道:“禀大人,外面有几个先生说让大人去见他!”

    庞统头也不抬,道:“什么人让我去见他?”

    胡昨道:“小人不识,来人只说大人去了就知道。”

    庞统有大才,处理政务速度相当快,对剩下的事也不放在眼里,站起身道:“我去看看,到底何方神圣。”

    庞统到了县衙门口,果然看到几个身着白衣的男子,穿白衣者即白丁,是普通不过的百姓。

    庞统一见不禁惊奇又大喜过望,躬身便拜,口中道:“是哪阵春风竟然把德操先生吹来了。”

    对着德操深深一拜,又对旁边一男子拜道:“原来孔明先生也来了,几位都来我皖县,是我皖县生辉,今日一定要好好喝一杯。”

    说完又对旁边几个男子见过礼。

    这些人为首的是司马德操,即司马徽号水镜先生。

    另一个孔明名诸葛亮,是庞统的旧识相好,两人常在一起谈论学术,算是莫逆之交。

    站在司马徽身边的是崔钧字州平。

    三人对庞统也行过礼,崔州平道:“听说你终于有了主公,得展平生所学,我们知道后,心中为你高兴,故来看看你!”

    司马徽道:“我在荆州教些学生,孔明和州平游到我荆州,说起你来,一时兴致来了就来看看,没有打扰吧!”

    “哪里哪里!你们来,正是我的荣幸。我皖县没有别的,但皖系酒菜却是天下一绝,走!望星酒楼。”

    四人也不坐马车,边说边走,直奔望星酒楼。

    到了酒楼要了一个雅间坐定。

    崔州平道:“实不相瞒,如今天下美食出自皖县,我们早有心来你地盘打顿秋风,一饱口腹之欲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诸葛亮道:“你如今有了主,比起我们这些人现在还到处流浪好过百倍,只是不明白,为何只掌县令?”

    “依你之才当不至于如此?”

    庞统笑道:“我先前也是你这想法,是大丈夫当掌军,叱咤天下。”

    “但一到这里,才知道天下之大无奇不有,我们都是井底之蛙了。”

    司马徽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诸葛亮道:“实不相瞒,刘备被曹操大败,现在今投靠荆州刘表,老师已向刘备推荐我,日后我怕终是要出山的!”

    庞统道:“我知道你闲不下来,本想向主公推荐你来江东,如果你有意,我这就向主公推荐。”

    司马徽道:“天下扑朔迷离,不知终归哪一家,你们兄弟还是分开点好!”

    庞统道:“既然如此,我只有不多嘴了。”

    诸葛亮道:“如果刘备真有爱贤之心,我算过,可能不要多久我即会刘备帐下,到时和江东怕有来往,还请士元多周全。”

    庞统笑道:“你我是多年好友,这个自然不必说。”

    诸葛亮道:“我等今日和老师来,还有一个想法!”

    其实庞统不要他说,见面那一时起,就知道他们的想法,什么想吃皖县美食那都是托词。

    “久闻你家主公自称天下第一人,千古绝才,我看他风格,确实是难得之才。”

    庞统道:“我知道你们的意思,想看看我家主公这很容易,我这就差人去问问主公有没有空。”

    说完命下面跟随衙役去禀林川。

    不一会,酒菜上楼,四人还没动筷,先闻到香味,不禁叫绝。

    看那菜,做工精致,细切精炒,香味扑鼻,不禁叫绝。

    “果然菜出皖县,这话一点不假。”

    诸葛亮曾在司马徽手里做过学生,他的五行八卦奇门遁甲除了他自己新创,根基还是由司马徽所教。

    司马徽对墨家的天志也相当有造诣,一杯酒下肚,问道:“我观天像,林大人将星亮过晧月,身边却拱星戏微,士元可有解?”

    “先生意思是?”

    司马徽道:“当今天下虽然迷离难卦,但天像隐有主北方之像。”

    虽然只是一句话,庞统之才,自然听得最常明白,只是举杯道:“来来来……今日不醉不休!”

    崔州平放下杯:“你家主公会不会来?也让我等见识一下!如此奇才不见有点可惜。”

    司马徽道:“林川自视天下第一,各位加起来相比如何?”

    诸葛亮笑道:“他有他的长处,我有我的短处,自然无法相比。”

    他这话很气,但也说得明白,其实意思就是各有各的长处。

    “此人虽有化外之能,创前古末有之物,集各家之长,另成一派,确实是前所未见。”

    “但我看他风格,总是年少气盛,做事多有少年风格。”

    庞统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“你笑什么,难道我说错了?”

    “你没说错!”

    庞统摇摇头,叹息道:“如此大才,岂能不知道自己之短,但主公不改,是因为他曾说过,无论他有什么错,他都可以以自己之才摭盖。”

    众人听了不禁哑然。

    这就是说无论林川犯多大的错,他都可以用自己的才能来将坏事变成好事。

    标准的一句有才,就什么都可以做,百无禁忌。

章节目录

三国: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明月挽清风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九十九章 名士聚皖县 庞统宴席,三国: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,笔趣阁并收藏三国: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