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川在书房放下手中书稿,小乔的字迹清秀绢丽,不愧是一支好笔。

    小乔低头写字,微笑道:“相公可满意?”

    林川点点头,走出屋门,站到台阶上,今日风和日丽,这几天忽然暖和起来。

    整日埋头写《军法》,林川决定去外面走走。

    此时孙策正在攻击丹阳等地,实现他的大志。

    林川并不干涉他,知道他没自己也能打下江东各地。

    自从收了孙策,就等着坐享其成。

    林川出了乔府,只带着两个衙役,着一身蓝袍,也不悬佩剑,手中只拿着纸扇,就在街道闲逛。

    由于皖城多有认识他的人,为了不麻烦,他避开热闹之地。

    自己离开皖县许久,皖县在庞统治理下,依旧没变。

    庞统确实是一个人才,对自己的治理很快就能心领神会,有了很多先进思想。

    他在这里也能学到很多,难怪庞统并不在意只是一个县令。

    看到旁边一酒楼,这酒楼虽然不是繁华之地,但装修风格也算独特,流并不少。

    多是一些外地来的商人。

    林川低头走入酒楼,堂内人头拥挤,没想到这种稍偏辟的地方生意也这么好。

    “说你们不信,话说那十万曹军在信水河边列阵,我们主公只一千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猜怎么着,这一千就是不怕死。”

    “两边快要打起来,十万对一千人,这怎么能打,这时……”

    “啧啧啧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到是快说啊!”有人起哄,只恨说书人说得太慢,太吊胃口。

    说书声喝一口茶,方形木头一拍,道:“你们猜怎么着!?就在主公要打不过了!快要败时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到是快说,这么婆婆妈妈的,想气死你爹啊!”

    说书人叫道:“说你们不信,这时天下忽然十万天军下凡,全部听主公号令。”

    有人大笑道:“这怎么可能,说书的没一个说的真话!你当我们主公是天帝啊!”

    说书人眼一瞪,怒道:“就说你们不信吧!如果没有天军,主公如何以一千人打败十万曹军?”

    “话说那十万天军一出现,主公一声令下,命令天军灭了曹军!你们猜猜,这曹操虽然厉害,可他打得过天军吗?”

    惊堂木一拍:“那是肯定打不过啊!一个是神,一个是凡人,这仗怎么打!”

    “只见天军得了主公号令,祭出无数天雷……”

    有人叫道: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“然后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说书人叫道:“还能怎么样!曹操是凡人那就是凡人,怎么打得过天军,天军一来,曹军就全部没有了!”

    “几个雷打下去,还能有人,那才怪了呢!”

    “曹操呢曹*了没有?”

    说书人一捋衣袖,叫道:“话说这曹操一看到天军,那还不逃?等死吗,曹操那也是厉害,直接土遁……走了!”

    有人哂笑道:“还土遁,当他是土行孙啊!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说书人眼一瞪,怒道:“这你们就有所不知了!曹操也不是常人,会奇门遁甲术,他能不会遁吗?你知道奇门遁甲仙术吗?”

    众人摇头。

    “可他就再厉害,那也是主公伸伸手指头,转眼就化做黑烟了!”

    众人连连称是,主公能召天军,自然是天上天帝。

    到处是一片啧啧声。

    林川听到这里,心也是醉了,这些人吃饱了没事,就会到处传谣。

    神化或迷信一个人,林川并不感冒,也不喜欢。

    因为人总归是一个人,太神化,只会是泡沫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林川摇着纸扇出了酒楼,在城中转了几圈,朝百合别院去了。

    没想到庞统连建筑也懂一点,这座别院依水而建,引水入院,正处在皖河一个转弯处。

    两面临水两面临山,风景特别秀丽,加之四月,山脚野花烂漫,清香扑鼻。

    百合院全是上等木材构成,院内有河有桥,河引进来,又在院内成活水湖。

    湖中建有岛,以曲廊连接,湖内种荷花。

    正堂上面正是自己题词的四个百合别院四个字。

    正堂两则是左右厢房。

    穿过正厅,就是数间独立的阁楼,分别为幽竹、清荷、滴翠、潇湘、蘅芜等。

    甄宓一来就选中了蘅芜苑居住。

    庞统为了修建,运用了数万人,直到如今仍然没有完工,只完成了一小部分。

    到处是工人。

    甄宓选中蘅芜苑,只有一个原因,因为这里已经完工。

    过正厅,去蘅芜苑得经过芜廊,路过百合湖,经圆形拱门,过夹竹小道。

    甄宓正在练舞,见林川个人前来,迎到门口。

    “相公日夜操劳,不必牵挂妾身!”

    林川笑道:“操劳个屁,就是写书确实有点累,才来走走!”

    “哦!相公在写什么?”

    “军法!”

    甄宓即不再问,这事不是她过问的。

    林川看了四周,只有为她陪嫁的三个贴身丫环,道:“这里着实冷清,回去后我会多叫点人过来服侍你!”

    “相公何必想着这些小事。这三个丫环都是我老家千挑万选出来的,姿色也可以,虽然比不上小乔妹妹!”

    林川摇头苦笑。

    他知道这话意思,古时陪嫁的丫环,其实也是主人的玩物。

    丫环去倒茶,林川看一眼屋里摆设,也非常简单。

    “相公个人前来,怕是别人不知道吧!”

    林川点头道:“在城里转了转,世风日下啊!”

    “这话何意?”

    林川道:“住在皖城的人都富了,整日到处吐口水,也不做事。”

    “外面很多百姓想住进皖县,却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“人闲必生罪,皖县也不能是这些人的固有皖县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相公喜欢改制,莫不是相公又有了什么主意。”

    林川道:“我想把周围的县都合并成皖县,你觉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这样增加许多土地,可以安置百姓,现在越来越多的人投来皖县,总得给他们一些地方。”

    从城里转了半圈,林川开始有点满足,皖县得扩大,很多地方都得重新再来。

    但甄宓显然对这个不大懂。

    林川也只是说说而已。

    他来里,也不是谈公事的,看一会甄宓的舞,她进步很快,舞姿更多层次感有丰富感。

章节目录

三国: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明月挽清风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八十章 说书人胡诌 林川逛百合院,三国: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,笔趣阁并收藏三国: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