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百铁骑没有一个乱走,全部走成一块,像数个铁块,以锥形插入曹军阵中。

    这样,只会被瞬间包围。

    但铁骑不惧。

    林氏刀杨起,手起刀落,戟断人死。

    尖叫刺耳的金属声,让曹军第一次听到死亡之音。

    周泰着铁阵,左冲右杀,如入无人之境。

    惨号声……骨头被斩断的咯嚓声、战马嘶鸣声,交织在一起。

    成了死亡之乐。

    五百铁骑陷入重重包围,四面八方全是曹军。

    五百铁骑右手持刀,左手是连弩,左右开弓。

    丝毫不必当心自己安全。

    咚咚咚……

    曹仁远远发现,这种阵法,始终无法打乱,无论自己发起多少次冲击,对方依旧岿然不动。

    但曹军,也显示出无比强大的战力,因为没有退路,只有死战。

    无数人倒下,又是无数人倒下,地上全是尸体。

    周泰一声呼啸,铁骑忽然变阵,先是百人一个尖锥阵,转而化成以三人一组的小阵。

    三人一队,接触到更多敌人。

    但危险也增加了不少。

    啊……

    士兵临死时的惨叫,让人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曹仁远远指挥,不时发出一波又一波的冲击。

    这是一次硬拼,谁也没有后路。

    不是自己死,就是敌人死。

    曹仁知道,这样磨下去,周泰必败,就是自己死十人二十人换一条人命,一样要赢。

    而且,虎豹骑正在赶来,他不怕伤亡。

    他要用血用尸体堵住林川的退路。

    这也是曹操的严令。

    哪怕是全军覆灭,也要让林川过不了河,回不了庐江。

    曹仁瞪着血红双眼,一次次下令处决后退的士兵。

    一波波士兵退下来,又被他一波波赶去了阵前。

    周泰身边的敌人越杀越多,甚至连战马都不得不踩在尸体上驰骋。

    他身上全是血,更有敌人的内脏。

    他没时间去扯下来。

    所有铁骑都一样。

    林子发出的呜咽声更浓了,像是不忍心看到这人间这惨剧。

    周泰杀红了双眼,他必须保证林川能过河。

    他必须打通这条路,林川说要走这条路,那就要走这条路,没有商量余地。

    他只有死战,以自己的命来换林川的路。

    他甚至看到了自己的死亡。

    铁骑也在连续倒下!

    无数铁骑士兵,没了战马,依旧在冲杀包围圈。

    曹军也渐渐学聪明了,要杀铁骑,先斩马。

    数十个铁骑士兵,背上插着箭,断了手臂,仍然在努力不倒下。

    每有一个铁骑士兵倒下,曹仁都欣喜若狂。

    天渐黑了下来,数个时辰的厮杀,周泰的双臂渐渐乏力。

    不知道中了多少箭多少戟,他的伤口在流血,但没感觉到痛,他没时间去感觉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铁骑一次次重新振作。

    但永远有杀不完的人,但没有一个铁骑离阵,或者后退。

    这种阵势也不允许。

    无数小阵在合并,重新发挥出战力。

    他们心中永远有个信念,一切为林大人大而战。

    胜利永远在自己这边。

    而这一次,周泰看不到胜利。

    血迷糊了他的双眼,看不到远处,全是红蒙蒙的一片。

    天也更黑了。

    太悲壮,就是太无语。

    天也合上了眼,不想再看下去。

    整个信江都红透了。

    百姓看到了红透的信江水。

    很多百姓在信江下游水边烧起了香火,在为亡灵祈祷。

    天哭了……

    下起了更大的雨。

    暴雨中的周泰更像一头怒虎。

    雨水让他再次清醒。

    所有铁骑和他一样,心中只有一个字“杀!”

    连林川也感觉到了血腥味。

    林川站在辕门前,任雨水打在身上,一手紧紧握着剑柄。

    将士百战归,将士英魂在。

    他要救周泰,他不想让周泰和徐盛一样。

    要结局了,应该有个结局了。

    轰地一声,一声炸雷在头顶炸响。

    银蛇一样的白光在空中哧哧作响。

    身后的甄宓怔怔地看着林川,她不想打扰林川的思考。

    连雨伞都舍不得上去,她丢弃了雨伞,她要和林川一样淋着雨。

    一边的甘宁死死咬着嘴唇,他眼中有泪。

    他在焦急的等待林川发出命令。

    林川终于动了……

    “他还在吗?”

    指的是那个来报军情的周泰快骑。

    “在等主公命令!”

    林川道:“让周泰撤下来,不可死战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甘宁飞快地跑了。

    “再传令,连夜赶往信水。”

    林川一千多人军,连夜赶路,他要去救周泰。

    为了争取每一时刻,林军在大雨中急行军。

    但甘宁和所有人一样,不知道这一千多人能做什么?

    同时!虎豹骑也在急行军,他们得到了曹操的死令,必须在当夜赶到信水。

    而曹操本人,在没有等到关羽的情况下,只有收集两万人,全军尽出,尾随上林川。

    信水,集中了所有目光。

    这将是林川和曹操的最后决战地。

    只会更惨烈。

    信水河,只会更红。

    所有的死亡才只是开始。

    这是肯定的,因为林川说过要在那里过河。

    没有人可以劝动他,没有人可以让他改变主意。

    因为他要向天下宣战。

    曹操在他眼里,只是第一刀,宣誓般的第一刀。

    这就是林川的姿态。

    戈阳的信水河,迎来了恐怖的片刻安静。

    天空的乌云更密了。

    凌晨时,林川赶到了。

    大雨中,他看到了周泰。

    及仅剩下的两百铁骑,损失惨重。

    从来没有的损失。

    两百换骑已经破烂不堪,无法再战。

    个个都带有伤。

    但两百铁骑仍然像个勇士,像天下无敌的战士,像神一样在大雨中排列在林川眼前。

    铁骑看到了自己的主人。

    这就是血战后给他们的信心。

    周泰身上有一百零八处伤,处处伤口血肉外翻,他躺在泥泞中伸出手,拉住林川。

    林川示意他不必说话,只是轻轻说道:“我会让整个曹军为你的伤而死。”

    林川看向铁骑,大声道:“我会让所有曹军为我的勇士死在这里,就是在这里!”

    “这是他们必须付出的代价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永远不知道惹上了什么人!”

    “不错!他们惹到了我们!”

    “他们应该明白,他们到底错在哪里!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!我!今*了!”

    两百铁骑同时发出一声怒吼。

    轰……

    一声巨雷,照亮整个山地和泥泞,似乎也怒了。

    而雨中,似乎夹带了雪花。

    有雪!

    所有人看向天空,凌晨的天空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不应该有雪……

    甘宁和甄宓似乎感觉到了什么,不禁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难道是真正的*!?

    回首看向林川,他的背影如神一样,兀立在雨中,无比高大神秘。

    大风起了,林川一身的蓝袍猎猎作响,似乎雨不沾身。

    他手按着剑柄,鞘中剑发出阵阵龙吟声。

    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,但知道他的剑在想什么。

章节目录

三国: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明月挽清风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七十六章 将士百战死 将军百战归,三国: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,笔趣阁并收藏三国: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