春末的雨一下就沥沥不绝。

    林川站在雨中,站在辕门口,似乎在看着林字大旗。

    小乔还在练她的二胡,林川不想打扰,甄宓心痛他,拿了雨伞出来,摭在他头顶。

    “相公有心事?”

    林川点点头道:“我想去看看那湖面!”

    天中山下的湖,林川第一见到甄宓时,曾对着那湖做了一诗送甄宓。

    他忽然想去看看……

    “听说你送了信给曹操?”

    两人走在泥泞路上,偎依而行,见林川心事重重,甄宓不知应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是的!我这点人他摸得清楚,本来也没什么好瞒的!”

    “相公这么做总有什么原因?”

    林川道:“不让他调更多的兵!也给我多一点时间考虑!否则他的兵现在就应该在路上了。”

    甄宓笑道:“曹操可能想一百天,也想不到相公只是为了这个!”

    林川道:“有些事,人总是算计不到的,谋事在人成事在天!”

    “我曾去信袁绍,现在他只是观望,我知道他的想法。”

    “他手下有个许攸,也不会让他鲁莽行事,没十分十把握不会轻易对曹操动手。”

    “或者!袁绍在琢磨我的江东之财!这种人很难料,因为是小人。”

    甄宓道:“反而曹操这样的人,行事有原则好对付一点。”

    林川道:“也不能这样说,对付小人有小人的法子。”

    两人打着雨伞边说边走,到了天中湖,由于下雨,并没有游人。

    甄宓把这里看作是自己和林川的相识之地,看着湖面,道:“今日一去,又不知哪天我们能再来!”

    “总是会来的!”

    两人就打着雨伞在雨中相依看湖。

    “相公准备什么时候动身?”

    林川道:“等见过他后,等雨停后!”

    甄宓看了一眼四周,果然见一人匹马而来。

    来的是程昱,他到了天中山军营才知道林川来了这里。

    “大人好心情!”

    两人见过礼,见湖边有一亭子,去里面坐定。

    甄宓看湖水,看湖中水草,林川和程昱相对而坐。

    沉默了一会,程昱道:“大人何时动身?!”

    “总得等雨停了!才好赶路。”

    “丞相不会等雨停!”

    程昱又道:“我是万万没想到大人还在这里看雨景。”

    “我与人不同,人在赶路时不看景,而我,是景都会让我想多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的五百铁骑是什么时候到的旗山?”

    “在我来汝南时!”

    “大人为什么说五百铁骑不会参战,重甲铁骑天下无双,是大人的最后护持!”

    “人算不如天算,当初我确实是想拿他做最后防线,但现在用不了了!”

    “大人还有奇计?”

    林川道:“当然!我有三百勇士!”

    程昱苦笑。

    他知道林川必定有什么,但知道他不会说。

    “丞相很好奇!大人到底拿着什么宝?一定可以押赢?”

    林川站起身,扶着甄宓小肩,道:“甄宓!”

    甄宓瞪大双眼,懵住。

    相公不会把宝押在自己身上吧?

    程昱又苦笑道:“知道大人喜欢说笑,在下佩服!”

    “夫人曾在汝南城惊艳一现,确实让汝南城轰动,如今百姓在街道,喜欢模仿大人以长袖摭身边女人面。”

    “汝南女人都以学烟熏妆为上品!”

    “大人来汝南数天,百姓就为之倾倒,天下少见!”

    “下官今日来,是丞相有一事问大人?”

    林川道:“请说!”

    “如果大人这局输了,会不会认丞相为主?”

    “这是自然,我林川说话是算数的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丞相得了大人,这天下何人能敌?”

    林川摇头道:“无人能敌!”

    “如果大人这次真的回了庐江!丞相依旧想结交大人!”

    “谢丞相厚爱,可惜天下不许!”

    “那这世上还有谁可称为大人之敌?这是丞相最想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程昱顿了一下,又道:“我们知道大人不会说,也可能没有!当我白问!”

    林川道:“如果丞相有卧龙凤雏,或许……可以!”

    “卧龙凤雏是谁?”

    林川不答。

    程昱又问道:“听说大人在江东曾预言孙策之死,丞相之才和命运会如何?”

    林川道:“丞相是一雄才,也可以度百岁之年,可惜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惜……”

    程昱心惊!

    “可惜出现了变数!”

    “变数在哪?”程昱惊道。

    林川自然不会说变数就是自己,依旧不想回答。

    甄宓骄傲地伏到林川胸口,她也看出曹操是在想万一留不住相公,做的后面打算。

    程昱起身拜别,拜得很深。

    怔怔地看了林川背影许久,这才长叹一声离开。

    他在恨主公,不能得到林川。

    他已感觉到此战,丞相可能失利,虽然自己也想了百遍,也不知道到底会在哪出漏子。

    但他就是在害怕,和曹操一样。

    林川骨子里有种不为人知的秘密。

    他始终无法猜透,所以也看*林川。

    程昱远远道:“祝大人一路平安!丞相会尽力留下大人!望大人也别大意!”

    林川道:“多谢提醒!”

    林川回了天中山军营。

    坐在帐内……

    外面雨中站着全副武装的徐盛,及三百列好阵的猛士。

    徐盛一脸严肃,柱刀而立,他没有看帐内,也没有摧促。

    林川微笑着看着小乔和甄宓。

    两女静静地靠在他左右肩膀上。

    都很安静,没人说话。

    只有雨声,但雨也渐渐地少了。

    退的路线都安排好,正如自己对曹操的信中所说,全部按信中所言路线退军。

    “报!曹军以张郃为先锋率军两万,距此五十里。”

    林川点点头,为甄宓披上新赶制的外裳,系上披帛。

    显得更好看了,甄宓见林川怔怔地看着自己,显得有点娇羞。

    “华陀呢?”

    徐盛回道:“已派五十人护送,从汝南之北绕行,去舒县!”

    林川点点头。

    因为自己的信,华陀会非常安全。

    曹操的注意力只会全在自己身上,只会在自己这一路。

    林川看了看天,道:“雨少了!应该会停了!”

    “都说雨会留,那我们也走吧!”

    徐盛等的就是这句,大喝道:“众军听令……走!”

    “嗬!”

    三百军立即拨营上马。

章节目录

三国: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明月挽清风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六十七章 临行天问 指点江山,三国: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,笔趣阁并收藏三国: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