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川离开曹营,一脸不开心。

    徐盛道:“主公不必忧虑,我舍得一身剐也要护得主公回皖县。”

    林川摇摇头,道:“这样回去丢脸,一只没打着!”

    “小乔和甄宓笑话起来,我这脸可丢大了。”

    徐盛也是服了,原来主公在想着今天没打到猎。

    “回了皖县,我一定陪主公多打一点,消消今天的气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!怎么说也得打一只鹿回去,这东西营养补血。”

    可总不能再回猎场吧。

    徐盛琢磨着,这周边山林也是有野兽的,只是被猎场圈住,难打得多。

    见林川固执,只得命下面的人先原地驻扎,和林川进山林。

    “主公!两天内,我们能回庐江郡吗?”

    林川道:“不能!”

    徐盛大惊!一时竟然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心想这次确实是凶多吉少,曹操在这里拥兵数万,自己兄弟再能打,也档不住他们的人海战术啊。

    说不定,曹操为了慎重还会往豫州调兵。

    “据我估计,曹操现在就开始动手了!他可不是有赌品的人。”

    徐盛吓了一跳,急道:“主公为何不快回去,营内才一百人,而且两位夫人都在。”

    这种形势,徐盛自然着急。

    林川怒道:“你急什么?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,惊走我的小鹿鹿拿你是问!”

    徐盛急死人,哪里还有心思找野兽打。

    两人在林中东找西寻,徐盛全没心思找。

    徐盛又道:“曹操说得不错,他身边谋士如云,主公是不是回去想点办法。”

    他知道,只要林川愿意想办法,那办法总是有的。

    可惜林川根本就是懒得去想的样子。

    这更让徐盛忧心似焚。

    林川拨枝弄叶,一副鬼鬼祟祟的样子,使劲瞅着动静。

    一边道:“什么谋士如云,安慰一下自己罢了,连庞统都不如!可庞统我都懒得用他,让他去做县令了。”

    “主公自然天下无敌,可也要做点什么才行啊。”

    林川道:“曹操自以为把我算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,我那点家底他也弄明白了。可他有一样就是算不到!”

    “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天机不可泄漏……嘘……”

    见前面叶缝中有斑点,徐盛也看到了,果然是只鹿,不禁大喜,打了鹿你总得回去了吧。

    而且还让主公猜着了,果然会打到鹿。

    林川弯弓搭箭,徐盛心急,知道林川的箭法就那样,也同时起箭,等他射出去,自己再补一箭。

    两人下山时,徐盛果然背了一头小鹿。

    “这才算*嘛!”

    林川很满足,今晚就吃鹿肉鹿血。

    这东西补阳,这阳是要补了全给了甄宓,她的吸阳*炉火纯青。

    再不补就招架不住了。

    天开始变得阴沉,乌云在头顶布阵,随时可能下来点什么。

    风也让人起了凉意。

    徐盛命人抬起小鹿,随林川回营。

    到了营内,徐盛命人趁鹿还没断气之前宰杀,割下三斤肉和血送到主帐内,其余的送给兄弟们,改善下伙食。

    林川背着手在营内转了一圈,看着自己兄弟们还算精神。

    这三百人以前多是山贼,强盗,个个精壮都在二十五到三十五岁之间。

    徐盛跟在林川身后,见他一言不发,感觉到一种压抑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林川忽然巡视兄弟们是什么意思,但这不是好兆头。

    面对巡逻队过来,林川显得比平常气,会打招呼,不再那么冷冰冰。

    转到独营前,帐门口一个老翁正在磨刀石上磨一根铁钎。

    铁钎周身磨得光滑,显然是要磨成细针。

    林川怔怔地出神,他知道华陀听了自己抽血的方法,正在打磨针管。

    此时细雨沥沥落下,林川缩了缩脖子。

    徐盛当心道:“外面有点冷,主公还是回营吧!”

    “我这一生从来不会怕任何东西,但今天我忽然害怕了!”

    徐盛大惊!

    不由得他不惊!

    这种话,林川从来不会说。

    如果说了,那就是真的遇到槛了。

    如今身在虎穴,连主公都失去斗志,那就一切都完了。

    徐盛脸上变色,竟然紧张得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林川仰头看上灰蒙蒙的天空,雨打在脸上,感觉这世上很多无奈。

    自己知道很多东西却无法实现。

    竟然让一个老头在这里磨针。

    针世上很多,可他又如何在里面抽空呢,自己也没办法。

    “我这一生有个最大的敌人,我想和它斗,可我总是无力也无奈。”

    徐盛道:“是曹操?”

    林川摇摇头:“它是人民公敌,遇到它的人时时刻刻受着折磨,让人痛不欲生!”

    “当人想和它斗时,它又变得越来越强大!它始终是无法战胜的!”

    “他才是这世界上最伟大的战士!”林川目光盯在华陀身上。

    “你应该多给他几个人!”

    林川说完转身,徐盛明白了,主公所说的不可战胜的敌人,竟然是病。

    “尊敬他不会有错!他能让你好好活着。”

    徐盛道:“末将明白了!”

    徐盛是明白了,也糊涂了,他总感觉今天的气氛有点紧张。

    他不明白林川为什么忽然有这种感想。

    回到自己帐内,没有急着去看小乔。

    林川提起笔,怔怔地看着桌面上的纸,第一笔就很难落下……

    “切点鹿肉送给元化!”林川抬头道。

    “主公!元化并不吃肉,他每天吃的东西很奇怪,都是些草草根根,甚至只吃自己采集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送点鹿血给他吧,他会喜欢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林川细想了一下,终于写了第一行字:孟德哥。

    孟德哥徐盛看着有点古怪。

    一旦落笔,就行云流水,片刻信就写好。

    林川持信站到帐篷外,天上的雨越来越大了,四周有点迷蒙,雾气腾腾。

    “报!”

    一个校军跪地道:“皖县甘主薄来了。”

    甘宁本来暂领皖城县,是林川让徐盛差人将他叫来和曹操谈商业交易。

    今日才赶到。

    “叫他过来!”

    一会,甘宁入帐见过林川。

    “皖城县一切还好吧!”

    “一切都好,只是百姓都知道大人身在险地,都很担忧。”

    “小人一路所听所闻,曹操正在召集大军,大人十分危急!”

章节目录

三国: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明月挽清风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六十五章 只要有心 铁钎磨成针,三国: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,笔趣阁并收藏三国: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