各种最好看的动作再溶入进去她的深宫怨,其中为了连贯经过两人努力,又加紧改进。

    林川在现代看舞,就有自己的想法,感觉哪里有不足,主要是在表情管理。

    以及感染力。

    现代舞的表情管理相当统一,显得僵硬统一。

    林川在这方向仔细到每个动作,让她表情管理上和连贯及感染力上一遍一遍地反复试练。

    甄宓本来就善于舞蹈,在林川指导下,更是一时好过一时,突飞猛进。

    这是把现代和古代舞的娇柔溶合出来的,现代舞中林川也特别选一些自己印象深的有忧伤感染力的动作。

    没想到这一练,就是一天,直到深夜,两人仍不知疲倦。

    本来说要去看小乔,也只有第二天去了。

    练到深夜,一支舞练好,大功告成,两人心中激动,又朴在一起,在地上滚起来。

    果然都是年轻人,一天还不累,精力充沛,直滚到两人虚脱才作罢。

    外面丫环都被惊醒,听到里面男女隆重的喘息声和尖叫声。

    第二日。

    甄宓化好妆容,跟着林川上了大街。

    因为林川觉得甄宓所穿衣服也需要改进,必须迎合新练的舞步。

    准备找一个缝衣铺。

    后面跟着徐盛,紧紧随身保护。

    “那事做成了吗?”

    徐盛道:“回大人,蛇皮也剥下,按大人吩咐烘干,也按大人的图纸正在加紧赶制。”

    见林川这么急做这些事,甄宓细声道:“你是不是在打着什么算盘?”

    林川哈哈大笑,道:“你看看四周!”

    甄宓抬眼看四周,心中惊异,只见街道上所有男女全朝甄宓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行人止步,纷纷是好奇加惊艳的目光。

    甄宓羞得低下头。

    数人一路缓缓前行,聚齐的人越来越多,开始出现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谁都没见过甄宓的烟妆,男人看着有点着迷,女人看着心中好不羡慕。

    连林川也没想到,人真的是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渐渐围成了人圈。

    人圈随着林川前行,人圈也随着移动。

    所有目光全是甄宓身上。

    个个看得睁大眼,张大口……

    “仙女……”

    “人间仙子!”

    百姓纷纷赞叹。

    天下竟然有这样的美艳,所有人忘了所有。

    林川没法,只有以大袖遮盖住甄宓头部。

    “哎!你这人怎么回事!?”

    竟然有人出声指责。

    林川怒道:“这是我老婆,不让看就不让看!”

    “打他……打他……”

    百姓起哄!

    徐盛吃了一惊,赶紧上前抽刀护住。

    甄宓就知道会惹出事来,低声道:“我们快走吧!”

    众百姓哪里肯让,围住前面就要*。

    徐盛只有挥舞林氏刀进行恐吓,百姓看他是个军官,也不敢太放肆。

    直到林川进了一家缝衣铺,还在外面不忍离开。

    林川是为了改进她的外裳,让缝衣铺依据自己的想法,加了修身,加了披帛增加飘逸感,和外裳的材质。

    让缝衣铺依照自己的想法重做一套,要急用。

    从铺里出来,这次徐盛极力劝林川上马车。

    两人上了马车,一路出了南城门,直奔天中山军营。

    刚出城,林川在车内忽听外面有人叫:“元化先生好!”

    林川心里一震,喝令停车。

    林川一下车,果然见前面一个老人,身背药筐,不时有人问好,老人时时点头示意。

    林川远远叫道:“元化好!”

    那老人回过头,见是一富家公子问候,也对林川点点头,依旧不急不缓前行。

    果然是他!

    林川大喜过望,他早知道此人之名,一心要招揽。

    比起庞统,林川更喜欢此人。

    庞统凤雏之名,愿不愿意投奔自己,林川并不怎么在意,但此人,林川却是一心要招揽的。

    虽然他知道这种化外之人,可能看不上自己。

    但自己有的是条件和手段。

    徐盛见林川看到那老头子,满脸高兴,心中诧异,天下竟然有人让主公这么喜欢?

    这到底是何许人?

    林川急步跟上,与他并肩而行,那老头看了一眼林川道:“贵公子有事?”

    “当然有事!”

    老头哦一声站住,仔细看着林川,道:“你有病?”

    林川道:“我的病着实不少!想请先生看一看!”

    “我看你面色红润,朝气上升,你并没病!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华陀?”

    老人点点头道:“公子如果没病,还是自去吧!”

    林川肯定了他的身份,道:“我知道天下有一奇物,敷伤口而伤口不红不肿,服之百病消退!”

    “人如有刀伤,血流尽,可以以人补血!”

    华陀听了果然上了心,奇道:“天下竟然有这种奇药?这种方法?”

    他人老实,到哪里都受人尊敬,所以并不怀疑林川白齿红舌胡说八道。

    因为没人会在他面前胡说八道药理。

    “当然有!我家祖辈名医,深懂医道,今日一见先生喜不自禁,想和先生说说话。”

    华陀只对医道感兴趣,他是给林川琢磨透了。

    果然,华陀一听他有奇药,而且想和自己论医道,立即应声道:“好好好……公子既然想请我论医道,那你住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天中山脚!”

    林川并不上车,只是和华陀一路行走。

    一路之上,林川开始讲抗生素。

    他对抗生素有一点知识,知道这东西是一种霉菌。

    他告诉华陀,这种霉菌一旦能够提炼出来,就是万药之王。

    华陀听他这口气,知道他自己也没有,只是哪里知道了这些知识。

    这是想请自己试制这种药物。

    林川又再开始讲血,说血的种类,及人受伤可补血的道理。

    华陀越听越是惊奇。

    没想到这人年纪轻轻竟然知道这么多。

    补血,华陀也曾想到过,也试过,但就是不成功,一旦给人补血,人更会死。

    如今听了林川的道理,才知道血有种类,顿时豁然开朗。

    但如何识别血的种类,林川没有任何办法。

    徐盛跟在后面,越听越是惊奇,没想到大人知道的东西远在自己估计之上。

    感觉这天下的知识果然复杂繁复,远不是一般人能窥视万一的。

    而主公,就全部知道,心中感叹。

    华陀越来敬佩林川,心中将林川视为良师益友。

    两人一路谈着,不知不觉到了军营。

    “公子……”

    华陀看到军营,一时震住。

章节目录

三国: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明月挽清风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六十一章 古今溶合 得惊世之艺,三国: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,笔趣阁并收藏三国: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