曹操对人才的看重,是天下有名,他心里虽然有点对林川脑怒,但仍然以大事为重。

    想起刚才的词,又摇头晃脑念了起来……

    众人见林川不在场,才开始真心赞叹。

    这词确实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。

    众文武都在念着那首词时,林川出了大厅,找了一个巡视军士问了路,直奔后太守府后院。

    后院守卫极为森严,到一圆形拱门前,守门军士看到林川,喝道:“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走过路过,进去看看!”

    “可有丞相手令?”

    看来没有曹操的手令还真进不去。

    林川摇摇头,对那为首的军士道:“你过来一下!”

    那人走近,道:“手令呢?”

    “你可认识我?”

    军士眼一瞪:“我只认手令,别的一概不识!”

    林川叹了一口气:“我曾让曹操好好认识一下我,可终究是一群糊涂人。”

    林川在太守府第一面见曹操时,曾说让他过来认识一下,这事早已传遍汝南。

    因为至今还没人敢在曹操面前这么嚣张。

    守门军官一听,自然猜了出来,他就是林川。

    此人得罪不起,他也是知道的,自己上司的上司许褚将军就吃过他的板子。

    林川道:“这世上还没人敢拦我,你所以现在还能痛快地呼吸,不是我太善良,是因为你还不认识我!”

    “但现在!恭喜你!你认识我了!”

    这文诌诌的话充满极大的杀气,阴森森的让人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又显得讳莫如深,守门军官也知道他得罪不起,一时竟然被震住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林大人,林大人!这里谁都不能进,但既然是丞相座上佳宾,我去通报一下,立即放行!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,我去去就来!”

    林川再不理他,杨长而去。

    守门官兵只是怔怔地看着他背影,不知如何反应了。

    穿过弄室,进入一庭院,刚进拱门,就见前面台阶上站着那*。

    *金钗银簪,身披凤袍,秀色可餐,但显得过于憔悴。

    见林川进来,急对着林川裣衽一礼,转身前面带路。

    两人一语不发,默默进入一间偏房,*对着门点点头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林川看了下四周,并没有人,一个服侍的人都没有。

    显得不是一般的凄凉。

    推门而进,见里间一人背对着自己。

    他头顶十二旒冕,着玄色冕服,朱色下裳,章纹龙腾跃云,佩玉带着饰绶,穿戴相当正规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皇帝最隆重最正规的穿戴。

    说连他上次为自己赐婚时,也没穿戴得如此整齐。

    他这样正规见自己,这话就不用多说了。

    林川想了想,只是躬身行了一礼,道:“陛下可知道这天下?”

    刘协摇了摇头,低声道:“我为王时,或者初知道天下,后被董卓强立为帝开始,就越来越不知道天下了!”

    “今日不辞艰难求见先生,正是想问天下!请先生教我。”

    林川见他始终背对着自己,听语气,是刚哭过,声音有点哽咽。

    他不称朕而自称我,显然是把自己放在一个更实用的位置。

    他这是有求于人,林川顿时知道他的用意。

    林川道:“天下当是人民的天下,灵帝时,宦官与朝臣水火不容,为帝不思朝政,将天下视为一人之天下!”

    “不思百姓苦难,为帝而不受为帝之重,则不能有天下!我这话简单,希望陛下能明白其中很多道理。”

    “秦二世而终,也是这道理!陛下今日欲见我,无非是想摆脱曹操!”

    “可陛下想想,曹操对陛下怎么样?”

    刘协道:“董卓在时,视我为猪畜,整日圈养。而曹公虽然对朕好不到哪里去,但也能一日三餐,有活动范围。”

    “但他也是一奸雄,时时只会利用我!”

    林川道:“知道陛下曾以血书刘备,希望他能中兴汉室,却不知道刘备也只是想利用陛下!”

    “这天下,唯一对陛下好的,其实只有曹操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想摆脱曹操,却又要被曹操利用对付各诸候。如果陛下真心中兴汉室,没人可以帮你,只有自己!”

    刘协道:“血书的事,卿也知道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天下所有事,这有什么希奇!”

    刘协道:“既然如此,我也知道先生大才,只求先生能救我出水火!”

    “我也深感先帝罪过,愧对天下,我错了!”

    这话让林川有点尴尬,他当面认错,自己确实不好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刘协缓缓转身,看着林川,林川见他双眼通红,人还年轻,却受着非比寻常的苦,心中叹息。

    自己想救他也没那么容易。

    曹操也不是什么想欺负就可以欺负的人。

    但转念又一想,这人如果在曹操手里,确实让曹操实力增大不少。

    没有他,曹操至少要损失十万兵马的实力。

    林川陷入了沉思,要不要救他,还是除了他!

    “我知道先生大才,决不会甘心居于曹操之下,如果先生救我出去,我必定再不负百姓!”

    林川叹了口气,这事搞的,麻烦!

    “先生!”

    见林川不说话,刘协忽然抱住林川。

    林川心想自己如果真心帮他,或许也可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,但朝代总要更替,历史才能向前发展。

    自己就算再大能耐,也不能一手去反转历史大势。

    “先生不要有什么顾忌,外面有我皇后望风,这事决不会泄漏出去!”

    林川苦笑,曹操不认识自己,刘协也不认识自己。

    如果自己要做,还怕什么泄漏。

    刘协终于泪如雨下,林川曾是他的希望,但林川始终不松口。

    这一点希望也在逐渐破灭。

    “看来陛下还是不明白,救你出去,只会增加人祸兵灾!”

    齐协哭道:“那我就应该受苦?谁又可怜我?”

    “可你的生活仍然好过大多百姓!”

    “先生!难道你真的没一点垂怜?”

    林川表面嚣张,其实内心是一个极善良的人,他此时不知道应该如何做。

    讲真心话,如果要救他,做自己傀儡,并不是做不到。

    只是他始终相信,朝代要更替,这是历史。

    更是为了后人,让后面所有皇帝警醒。

    “我会给陛下一个合适的地位!”

    林川说完,出了屋,外面那个*皇后还站在院子里,见他出来,递上一块手帕。

    林川迟疑了一下才接了。

章节目录

三国: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明月挽清风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五十七章 见献帝 血泪和血书,三国: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,笔趣阁并收藏三国: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