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川有点可惜,费尽心思想泡人家,就这样让她跑了,以后还怎么找得到,从袖中掏出一纸扇,道:“姑娘,是不是你的东西掉了?”

    那姑娘回过头,见林川手中一折扇,秀眉微蹙,她从未见过这种扇子。

    这扇是用纸糊成,当时的纸非常珍贵,可见这扇子也非常昂贵。

    而且做工非常精巧,一看就知道不是凡物。

    上面印有山水画,并有提词,少女微笑道:“并不是小女之物。”

    林川硬是递了过去,道:“这东西珍贵,或许就是姑娘的,不如收下!”

    丫环赶紧提醒,少女迟疑一下,终于接了扇子,然后跑也似的逃了。

    跟着的两丫环面面相觑,知道这是大事一件。

    少女也明白,这是林川硬要送自己的东西,心中又是羞又是着急,心里念着:“你对我这么好,可我再也无法见到你。”

    毕竟一天后,就是她嫁人的日子。

    这正是她忧伤的地方。

    少女下了山,上了马车,这才打开纸扇,上面有一首诗:卿家何处住?郎住在皖江。停栏暂借问,或恐是同乡。

    少女红了脸,心蹦蹦地跳,这诗用意非常明显。

    收了扇子,少女有点发呆,心想你如是他就好了。

    如果我去了皖城,如果能再相见再报答今日之缘。

    想起自己的遭遇,又不禁落下泪来,只怕再也看不到他了,忽然后悔,没有问下他姓名,日后想起,也知道是谁。

    林川眼看姑娘下了山,这才转身出了庙,这时徐盛正带着小乔过来。

    “相公!”

    “哪疯去了?”

    “看那边景色好,多看了几眼。”

    “行吧!没给人拐走就行!”

    “相公又说笑了!”

    两人一路边看边回了营房。

    一到营内,即有军士来报。

    原来曹操知道林川在这里扎营,就派了郭嘉来见林川,早在营里等很久了。

    林川知道,是郭嘉献的计让曹操把自己叫来会盟。

    对身边小乔道:“姓郭的足智多谋,自认为有才……”

    小乔哼了一声道:“不是好人!听说就是他哄相公来了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嗯!不错!要不要杀了他?”

    小乔也知道这不太合适。

    “你等着看你相公也略施诡计,让曹操杀了他!如何?”

    小乔奇道:“这样也可以?”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,你相公要让谁死,那他肯定被阎王爷给盯上了!”

    小乔笑道:“相公满脑子全是害人的主意,这姓郭的只怕要糟糕。”

    林川叫人传见,不一会郭嘉进入营内,躬身一礼道:“见过杨州牧林大人。”

    “奉孝不必多礼,请坐!”

    “我林某来了你家主公地盘,以后还得请奉孝多多照顾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哪里!大人天纵之才,威震江东,我家主公也非常敬仰大人,只盼早日一述!”

    郭嘉坐下,有军士奉上茶。

    郭嘉道:“丞相差我来,是明天举行陛下赐婚,后天举行会盟,丞相想问问林大人有没有别的意见。”

    林川道:“丞相辛苦了,还要为林某这些事操劳,朝廷幸亏有丞相。”

    郭嘉起身拱手道:“我代丞相谢过!”

    郭嘉献上甄宓生辰红贴,旁边徐盛接过送到林川手中。

    林川笑道:“多谢奉孝,我有今日之幸,得至娶佳人,全靠奉孝。这里有点绵薄之礼,还望奉孝不要推辞。”

    说完手一摆,徐盛递上一个大木盒。

    徐盛打开,盒里装着一颗诺大明珠,和张贴金册子。

    册子上写着:天下第一谋士

    林川道:“你为孟德出谋划策,我林川也以为奉孝是天下第一谋士,实当之无愧,这点小礼,千万不要推辞。”

    林川送给他这个册子,就是书面承认他天下第一谋士。

    郭嘉虽然不喜欢这珠子,也不爱财,但他这种人却喜欢虚名。

    郭嘉面不动色,心中却道:你一路上数尽天下之才,好不骄傲,原来心里还是承认我的。

    知道自己接了这册子,无疑以后面对江东自己都可以压他们一头。

    自己以后在贾诩等人眼中,自然也更高了一点。

    这在声势上和天下人心中,主公这边无疑会也会得到很多好处。

    他的想法确实是对的,连林川都承认郭嘉,那天下人怎么看。

    郭嘉推辞道:“这礼物太重,还是请大人收回吧!”

    “那哪里行,奉孝是实至名归,别人拿不得,你却拿得。”

    郭嘉推托,林川硬要送,郭嘉只得笑纳了册子,珠子打死不要。

    林川道:“如今天子得到丞相,天子治下百姓夜不拾遗,政事清明,百姓安居,实乃天下之福!”

    “但也有一些人,实在是耸人听闻,尽做一些大逆不道之事。如今这人还在朝廷掌军,实在是有违朝廷军心。”

    “丞相日理万机,自然对这些小事无暇顾及,可奉孝侍丞相左右,当为丞相考虑,不使有小人在军中!”

    郭嘉奇道:“你说朝廷军中竟然有大义不道之人,他是何人?”

    林川道:“听说此人喜欢承别人结婚时,晚上就去偷人家新娘。其在他被朝廷通缉时,有其叔父收留,后面反而杀了其叔父!”

    “你说这人怎么能在朝廷掌军?实乃万恶之人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丞相一直不喜欢不忠义的人,这样的人丞相知道定会灭他族,是不是?”

    曹操一直把忠义看得很重要,这是天下人都知道的。

    郭嘉自然最了解,急道:“这人到底是谁?如真有此事,我一定禀报丞相。”

    林川道:“你只说这人该不该杀,天下人要不要共同诛杀?”

    郭嘉道:“这是自然,不忠不义这人,天下共反之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!奉孝果然天下英才,能识大体。”

    可林川始终不说这人是谁,郭嘉皱起眉,始终猜不到林川到底说的是谁。

    林川道:“今日一见先生,实是三生有幸,相见恨晚,如果有机会,哪天我定在皖县好好请教先生。”

    “不敢不敢!”郭嘉气起来:“能与林大人共商天下事,也是郭某心向往之,我与大人也是相见恨晚。”

    林川哈哈大笑,笑声中带着一丝诡异,只笑得郭嘉一身的纳闷。

    “先生是留在这里一起用晚饭,还是……”

    郭嘉知道意思,立即起身道:“我也要回去复命,告辞!大人留步!”

    林川还懒得送呢。

    看着郭嘉背影,小乔从里面出来,道:“相公,他好好的呀!”

    林川笑道:“不死也要脱层皮,就看曹操到底有如何喜欢他了。”

    小乔一脸懵逼。

    搞不清林川到底在干什么坏事。

章节目录

三国: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明月挽清风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四十九章 埋暗剑 欲借刀杀人,三国: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,笔趣阁并收藏三国: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