徐盛大战正甜,两边都有死伤,见张勋带兵入场,大喝道:“兄弟们,退入山腰!”

    一声令下,就没一个再恋战,这是在没有败的情况下撤退,丝毫不乱。

    徐盛又令弓箭手压住阵脚断后。

    那校尉见徐盛败退,心中狂喜,下令追击,一定要在乱军中杀了徐盛。

    进了山,见到处是光沟壑,雨下得不大不小,林中全是雾水,目光所至,看不到五十步外。

    校尉丝毫不惧,带军进山,追了十里地,始终不见影子,这才灰心不追了。

    张勋在后面跟着进山,他害怕自己亲信校尉中了埋伏。

    见他回来,问道:“徐盛呢?”

    “这厮逃的本事可大了,小人竟然没追到。”

    张勋反而喜道:“看来太史慈并不在此地,不然哪里会见死不救。”

    “将军说的是,徐盛只是断后的,太史慈只怕亲率主力已经逃走了。”

    张勋点点头,太史慈只几千人,见自己两万人,转身就逃也是正常。

    低头看着地上湿泥,上面很多脚印,张勋道:“这种地方,徐盛走不远,摸着他们脚印必可以追上。”

    “太史慈逃了,决不能让徐盛活着出去,否则我们将无功而返,主公必然怪罪。”

    “得令!”

    手下众校尉立即率军追击徐盛。

    到了一叉路口,另一校尉道:“看来徐盛以分兵突围,不如我们分头寻找!”

    于是另一校尉带军从另一路追击。

    张勋带大军从后面小心跟进。

    行出数里地,始终再不见徐盛影子,张勋忽然有点心慌,立即令一哨骑追上前军,命令集合,准备撤出山地。

    因为他总有一种心慌慌的感觉,细雨打着树叶,到处是动静。

    他总感觉四周有脚步声。

    危险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张勋下令自己所部,立即先行撤出。

    忽然……

    哧地一声,一支箭破空而至……

    将一名士兵钉在树干上。

    张勋大惊!

    忽然!从四周喊杀四起,从林子里,树身尖上跃下无数林军。

    正是太史慈主力,他其实一直都隐在这里。

    由于雾深,草木茂密,隐藏并不难,加之这支军队训练有素,伏在敌人眼皮子底下,竟然也没给发觉。

    这都简直是志愿军了。

    张勋见四周不断涌出军队,吓得脸都白了,出现得如此之近,根本没给他反应时间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哧哧哧……

    箭如雨泼!

    张勋一直还是有点小心的,多了个心眼,在山脚也留下一部分人马。

    为的就是山深不知险。

    这里一遇伏击,山脚人马立即感觉到杀声,在校尉带领下,立即前往支援。

    如此,太史慈就有被两面夹击的危险,幸好他早准备了陆绩,带人截击。

    “杀……”

    袁军所有军士手持长矛,在林中很难施展开,而太史慈军每人配有林氏刀,最擅长近战。

    顿时杀声震野。

    又是一声混战。

    地上湿泥全被血混合,成了血泥。

    前面两个校尉带军寻找徐盛,人没找到,后面杀声四起,知道将军遇到了埋伏,急率军回援。

    没想到徐盛从则边攻出,又将这两路截住、分割。

    张勋大军,竟然莫名其妙地被太史慈分割成数起,各自为战。

    但太史慈毕竟人少,不能包围。

    这反而让袁军有突围逃命的机会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袁军能逃命,就不死战,遇到埋伏都想选退出埋伏圈,于是且战且退。

    全往包围缺口撤退。

    但张勋一部却没那么好了,因为他是处在中心。

    这是一次奇怪的战役。

    两万余人在林中发起了战役,日后在各军中都引为奇谈。

    没人想像得出,这到底是为什么。

    张勋为什么那么蠢。

    太史慈为什么这种打法都想得出来。

    却没人知道,这种打法,在现代非常普遍,称为野战。

    而林川非常熟悉这种打法。

    所以,这是他的杰作。

    张勋人马在林中受因,双施展不开,被太史慈杀得七零八落,很快就难以抵档。

    虽然不是平原作战,但林川教给太史慈的林氏阵法,在这里也发挥出了影响。

    林氏阵法在这林中不能完全发挥,但影响也是巨大的。

    太史慈所率人马,早已有训练了团结作战思想,根本不与袁军一个档次。

    袁军在这里表现也正是这样,一遇危险,就杂乱无章,完全是散沙一盘。

    在太史慈所部的齐心协力的攻击下,很快就溃不成军,在林中四散奔逃。

    害怕看到林氏刀……

    很成就成了太史慈率人到处搜寻寻敌人围杀。

    徐盛那边也瞬间占了上风,他是有准备的,而那两个校尉是仓促应战。

    喊杀声响彻整个山林,周边百姓都惊呆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林川从巨野回到舒县。

    整个舒县根本不知道周边发生了一起大战。

    林川命人贴出告示,只说袁术大军已灭,安百姓之心。

    全城听说,齐声欢呼,大呼林老爷青天大老爷,为护百姓,没有在舒县发生战事,保全了百姓财产。

    林川命人将甘宁从皖县带来的一万连弩搬入舒县军械库。

    当时甘宁带来三千军和这一万连弩时,因为军情紧急,这一万连弩并没有配发。

    到了傍晚,周泰回来复命。

    “回大人,此战全歼袁术,俘虏逃兵四千,军械无数,粮草万石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,并没有寻到袁术,让他逃脱!末将愿领罪责。”

    本来袁术逃入山林,如果他脱离军队,那就很难找到。

    这也是正常,林川并不在意袁术本人,只要灭了他的军队,袁术根本就不值得在意。

    但周泰本来应该去孙策帐下,虽然听甘宁说是大乔让他来的舒县,但这明显是借大乔之口。

    他这点伎俩自然瞒不过林川。

    周泰此意也本来是为了杀敌立功,如果没有他,这一战也没那么容易。

    “这一战你是有功的!”

    周泰大喜。

    林川又道:“但是你私自来舒县,就是死罪!”

    周泰急伏地道:“大人息怒,末将也是有心杀敌,怕大人有个闪失……”

    “住口!我有没有闪失岂能是你能料到!”

    周泰顿口无言。

    “本欲发落你,但念在你此战出力不少,算是将功补过。如有下次,无令调军必取你项上人头!”

    周泰大声道:“谢大人不杀之恩!”

章节目录

三国: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明月挽清风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三十九章 分割包围战 太史慈立功,三国: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,笔趣阁并收藏三国: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