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史慈对周泰道:“我们都在血战,你呢?”

    周泰叹了口气道:“我本来就是多余的,大人让我去吴郡没去,自然在这里也是无所事事了。”

    徐盛道:“大人意思可能是攻合肥威胁寿春,可这没多大用啊。”

    这是实在,合肥毕竟是个大城,就这点人马想攻下,得出番苦力,而且袁术如果派兵支援,就一切都白费力气。

    最后结果是丢了舒县、皖县,庐江郡不保,落脚地都没了,成了孤魂野鬼。

    众人实在想不清林川的意图。

    太史慈道:“既然是军令,我们只有奉令行事。”

    众将也不多说,太史慈率军六千立即北上。

    这里距合肥并不远,一路急行军,只一日可到。

    周泰见太史慈匆忙赶路,叹息道:“大人用兵,真是自家人都琢磨不透。”

    袁术正往巨野进发,又有哨骑来报,发现太史慈军,正一路北上,直奔淮水。

    袁术心里一惊!

    “林川呢?”张勋问道。

    哨骑回道:“我们有人一直在巨野盯着,并没发现有人离开。”

    那就是说林川还在巨野。

    袁术想了一下道:“林贼又想阴我!”

    身边一将领道:“何以见得?”

    袁术怒道:“舒县算什么东西,哪里值得我的合肥!”

    众将听明白了,不禁惊讶这个林川还真是胆子大,而且敢做。

    原来他是有意放弃舒县,让太史慈北上,反而承袁术后面空虚,要转到背后去,去攻合肥。

    此时袁术大军尽出,在寿春并没有什么人马,除了这里的兵马,其余的在淮阴防备刘备等人。

    合肥离寿春近在咫尺,合肥一失,寿春老巢都面临威胁。

    自己在这里拿了舒县,攻下庐江郡,可丢了合肥,那是得不偿失。

    袁术喝道:“拿地图来!”

    随侍拿了地图铺在地上,袁术低头看着地图半响,道:“林贼阴险狡诈不可不防,合肥如失,寿春不保,万不可大意。”

    众将齐声称主公英明,如何如何决胜千里之外,林贼这次必然无功而返。

    袁术道:“林川主力北上,这里再无兵马,最多不过是一些杂军。”

    “张勋听令!”

    “末将在!”

    “命你率军两万,立即进入甘弥、经桑梓,一定要在淮水边堵住太史慈,将他们全部赶进淮水里!”

    “末将遵命!”

    袁术自带一万五千人,继续往巨野,下定决心要活捉林川。

    “林贼,我看你这次还往哪里逃?!”

    要去巨野,必经过周村原。

    周村原乃四能八达之地,并无险地。

    周泰自从来了舒县,就一直受林川冷落,把他安排在周村原。

    心里憋屈,眼见太史慈等人灭了纪灵,立了大功,自己却在隔岸观火,哪里是滋味。

    正在闷声不响,前面哨骑来报,有大军正往这里赶来。

    周泰腾地站起,这下精神了。

    “再探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周泰细想之下,忽然明白,原来这个袁术不去攻舒县,却来找自己麻烦。

    他根本不知道袁术只是路过这里。

    虽然袁术也听哨骑说了,这里有支千人骑兵,但他确实没把一支千人队伍当成对手。

    所以一直忽略周泰的存在。

    所有战可都想了,就是没把周泰这一千人当回事,因为自己有一万余人。

    他心里也在哂笑林川,单想靠千人骑就阻档自己,无异于痴人说梦。

    等他到了周村原,发现前面周泰柱枪而立,再看后面黑压压的铁骑,瞪大眼……

    周泰此时才明白,大人其实早给自己安排了任务。

    等袁术一万五千人赶到,就在自己面前时,周泰开始激动,浑身肌肉跳动,几欲要冲出去。

    这是狼遇到猎物的激动。

    这是猎人看到了自己陷井里的兔子。

    周泰仰天长嚎一声,声震原野!

    他本来就生得如铁塔似的,声音粗犷洪亮,右手举枪向天一指,大喝道:“大人,周某今日当让袁术血溅三步,以不负大人。”

    袁术众人被周泰一喝,差点落马。

    因为他也看到了周泰身后的重甲铁骑。

    袁术手下众将傻了眼,这是什么骑兵?

    天下也不曾出现过,也不曾听说过。

    黑黝黝铁甲在阳光下熠熠生辉,只看到一双坚毅,充满对血无穷渴望的双眼。

    袁术众将心生寒意,这种全身加战马都被铁甲包括的骑兵,是不可想像的。

    袁术忽然想退……

    整齐的林氏刀,整齐地排列,不动而威,森冷阴寒。

    袁术终于退了一步!

    “主公!”

    袁术定定神,怒道:“林贼果然有妖术!”

    重甲铁骑,一直是林川压在箱底的王牌。

    他算准了袁术不会去舒县,因为他不恨舒县更恨自己。

    他也知道袁术并非枭雄,如果这次是刘备或曹操之流,林川决不会冒如此大险。

    因为那些人决不会只要人而不要城。

    舒城如失,皖县确实危险,自己就会如太史慈所料,落脚地都没了。

    他知道袁术的打算,如果拿了自己,舒县确实可以袁术捡了。

    但袁术没料到他自己失算了。

    林川以围魏救赵之计,再调走了他二万人马,此时的袁术就成了笼中之鸟。

    袁术忽然明白了,他明白了所有,太史慈只是假像,为的是让自己分兵。

    “嗬!”

    铁骑动了,缓缓移动,动作如铁一样移动,发出低沉的金属刺耳声。

    浑身是铁,这就是重甲铁骑。

    不是寻常意义的铁骑。

    “弓箭手准备!”

    袁术大喝一声,歇底斯里的尖叫。

    刷刷刷,数排弓箭手列阵,长箭指着铁骑。

    周泰像看着一个傻子一样看着袁术。

    敌人无谓的挣扎,更让周泰闻到了血腥味。

    铁骑依旧逞品字形整齐移动。

    袁术手一挥,大喝道:“放!”

    蓬……

    长箭如雨,朝铁骑刺了下去……

    每枝箭撞击到身上,叮叮之声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没有一个铁骑动过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袁术和众将傻眼了。

    “天哪!这是天人亡我!”

    袁术见一阵硬弓齐射,铁骑仍然丝毫不动,他浑身都是汗,知道这一切都完了。

章节目录

三国: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明月挽清风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三十六章 围魏救赵 铿锵铁骑,三国: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,笔趣阁并收藏三国: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