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川当即修书一封,让太史慈派一得力亲信,快马加鞭送往皖县县衙。

    信中让甘宁差人将皖县所有兵马全部送到舒县。

    林川曾让精铁局在一个月内装备一万支连弩,也让甘宁送过来。

    再就是让他面见鲁肃,让周泰前往孙策帐下助力。

    皖县。

    甘宁一得到林川书信,当即差人叫来周泰。

    甘宁将林川意思说了,道:“你有什么想法?”

    周泰大声道:“这是何道理?如今舒县吃紧,却让我去吴郡,末将有意见!”

    其实周泰并不想在孙策帐下只令,他更喜欢林川。

    “可是大人意思你也看明白了。你总不能违将令吧?”

    甘宁其实也赞同周泰。

    周泰道:“这有何难,鲁肃不是还没到吗!我猜他从吴郡到皖县还要几天,不如我先打退袁术,再去吴郡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甘宁道:“你这是违抗军令,大人怪罪下来,你我都吃罪不起。”

    周泰知道这个甘宁也有两把刷子,低声道:“你到是想个主意,我总怕大人对付袁术会有点困难。”

    甘宁在屋内踱来踱去,忽然一拍额头,道:“我有主意了,大人对夫人感情深厚,你不如去找夫人。”

    甘宁低语一番,让周秦如此如此,周泰一听,拍手叫绝,谢过甘宁,立即赶去乔府。

    到了乔府,说是找夫人,乔松让他稍等,立即入内叫来了大乔。

    “见过夫人!”

    周泰起身躬身行礼,大乔道:“你来找我,是不是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首先声明,如果事关军事,我可不会插手。”

    周泰笑道:“哪里哪里……无论如何也不会让夫人为难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不在皖县,我今天来只好向夫人辞行。”

    大乔哦了一声:“你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周泰道:“大人如今在舒县,袁术领军四十万要攻打舒县,前锋已到盐镇。”

    “而舒县不过三千军,是万万抵档不了袁术的,大人身处危城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不知道自己的危险,却依旧为孙策着想,让我去吴郡。”

    “我走后,皖县也空虚,末将想来想去,又不敢违抗大人军令,只有去吴郡。”

    “我走之后,希望夫人能去舒县,帮助大人退敌。”

    大乔怒道:“这何道理,我去有什么用,你不去助大人反而去助孙策,亏相公平时待你不薄,紧要关头却要弃大人而去。”

    周泰道:“这是大人军令,末将只有服从。”

    大乔道:“既然袁术要来攻舒县,相公绝不能处于危险之中,周将军当北上舒县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相公怪罪,就说是我的主意。”

    周泰道:“如此,那末将就北上了!”

    周泰从乔府出来,再找甘宁,此时甘宁已将皖县全部人马三千余人调到皖县北边。

    周泰见不着甘宁,随即调动全部铁甲重骑,共一千骑,再加上那三千军,共四千人马,奔赴舒县。

    这次是皖县全军出动。

    加上舒县太史慈的三千人马,林川能调动的军队,一共七千人。

    舒县。

    林川在地图边站了半个时辰,不时低头思考。

    众将一言不发,只等他布置。

    林川终于用力一指地图上的狭道坡道:“徐盛听令。”

    “末将在!”

    “此狭道坡,东有密林,坡旁是芦苇,你领军一千在狭道坡埋伏,只等纪灵带军前来,你可以放他过去!”

    “只等他再回来时,放火阻他去路,务必将纪灵留,一个都不能放过。”

    “诺!大人,如果纪灵不走狭道坡,走羊道怎么办?”

    林川道:“羊道道路狭窄,而且离舒县更远,纪灵必会轻视我们,只会走大道。”

    “末将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林川又道:“这一仗没什么窍门,就是硬扛。”

    “幻灵有五千人马,皖县三千军估计明天也要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陆绩、太史慈听令!”

    林川现在能用的将就太史慈和徐盛,战将希少,陆绩也只能先用着。

    “末将在!”

    “你和太史慈各领三千军,就埋伏在上春岭两则,一人在西,一人在东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看到纪灵,先放他过一半,然后截杀他中段。”

    “纪灵五千人,我们六千对他五千,此战必胜,也没什么悬念。”

    太史慈道:“如果袁术领兵来援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我看纪灵和袁术之间已拉开了半日路程,所以你们务必在一个时辰内就要全灭纪灵,让袁术救也救不及。”

    “此战在于速战速决,绝不让袁术有反应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大战一起,袁术自然会加快速度,到时你们退往周村原,不可与之交锋。”

    “末将明白。”

    陆绩道:“如此一来,袁术见舒县空虚,必会攻舒县,那如何是好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你们不必担心,身为将者,当要会调敌人,而不是只会调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只依计行事就可。”

    “各位将军领军出城,记住三条,第一,大军现在就行动,悄悄而行,不可惊动百姓,一路上遇到任何人,一律扣押,不至于走漏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,在埋伏之地,先多做准备,多准备山石木材。”

    “第三,擒贼先擒王,一遇到纪灵,先攻他本部,其余就轻松多了。”

    太史慈道:“现在就去上春岭,纪灵却要一天后才能到达,是不是早了点。”

    林川道:“我要你们在上春岭一动不动,伏一天。”

    陆绩道:“可还有三千军还没到舒县。”

    林川知道这是唯一一个变数,就算皖县那三千军明天直到,也迟了一天。

    细想之下,出于首战必胜考虑,林川决定再修书一封,严令甘宁务必让那三千人马,在今天晚上就赶到。

    从皖县一天赶到舒县已经是急行军了。

    现在这个时间被压缩到半天,这就看带军之人的能力了。

    各将依计行事。

    但陆绩现在却没兵,因为他的兵就是还在路上的三千人。

    于是林川让他召集一批百姓守城。

    此时的舒县,可说没有一兵一卒,相当空虚。

    而徐盛带走一千人,其实太史慈能带走的也就两千人。

    因为兵马实在太少,巧妇难为无米之炊,林川也不得不兵行险着。

    他什么都算了,就算死袁术不会直接来攻舒县。

    而林川知道自己一人,就值得数万兵马。

章节目录

三国: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明月挽清风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三十三章 兵行险着 一人值数万兵,三国: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,笔趣阁并收藏三国: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