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川很多东西都奇缺,特别是战马。

    他一直都想搞一支特别大,特别让人激动的那种骑兵。

    这种骑兵不像铁甲重骑,必须非常灵活,能日行千里夜行八百。

    当然!能夜行两千三千更好。

    如果条件满足,哪怕是把所有步军都变成骑兵,那就更好了。

    可这事,谁不想?

    得有战马啊。

    而自己有马铁,比起别人,自己的希望更大,只是缺马而已。

    战马无论什么时候,都是朝廷或地方奇缺之物。

    林川搞这个马市,就是想让各地马商都知道这个地方,而且来这里交易。

    短短三年,东栏马市确实成了远近闻名的马市。

    只要有好马,在这里就没有卖不出去的。

    没有好马也行,那就要数量够多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东栏马市的交易并不大,林川为了解决,自己也建了很多养马场,但仍然不够。

    这里全是叫卖声,林川东看看西摸摸。

    “官,低价卖了,只要十金!”

    近来战事多,马越来越贵,也只有皖县敢有马的交易,像袁术地盘,敢有人卖马,那是死罪。

    如有人把马卖到别人地盘,那更是死罪了。

    所以,这里卖马的,多是冒险之旅。

    十金一匹确实不贵,林川看这马,是一匹西马,即云南那边的马,这种马续力好,能走很远,但速度奇差,而且矮小。

    他最喜欢的还是藏马。

    当然,藏马在这里非常罕见。

    “你有多少?”

    如果够多的话,这种用来驮运粮草也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“有十匹,管你够!”

    马贩子骄傲道。

    林川摇摇头,走开。

    转了一圈,在西角,看到一少年,生得唇红齿白,蹲在地上,身边一匹良马。

    林川来了兴致,这正是一匹好藏马,高大壮实,眼珠乌黑。

    不时打着响鼻。

    有人过去问问价,立即摇头走开。

    那少年也不叫卖,只是坐等。

    林川走上前,问道:“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一百金,不讲价!”

    林川吃了一惊,卖一百金,这是得多大胃口啊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贵了?”

    那少年唏道:“爱买不买!”

    “你这马有什么好?”

    少年道:“自己看!”

    林川也是服了,听他声音,她是女扮男装,原来是一少女。

    林川并不走开,又道:“能出得起一百金买马的,这皖城县可能不多。”

    “你只说买不买!”

    一句话噎得林川低头摸起鼻子。

    “你有多少?”

    少女站起身,上下打量林川,像一个富家公子,但还没富到能出上千金买十匹以上的。

    这一匹马,相当于现代一辆豪车,不是特别有钱,谁会一次买很多。

    “我有一点,你能买多少?”

    少女一脸横蛮。

    “有多少要多少?”

    少女来了劲,走到林川面前,道:“先看看!”

    林川顺手掏出一张存纸,这是皖县钱行的存纸,谁拿着都可以去皖县钱行换钱。

    少女一把夺了过去,瞪了一眼林川转过身,见纸上是五百金。

    少女笑道:“就这?还想买很多?”

    “这五百做定金,你若嫌少,我去取钱过来。”

    少女伸出手掌在林川眼前晃了晃。

    “五匹?”

    少女摇头。

    林川又道:“五十?”

    “五百?”

    少女这才点头。

    林川吃了一惊顿时上了心。

    这是藏马,她有五百之数,林川都不敢相信,就算当今豪族,天下也没哪家有五百藏马的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少女拉着林川走到一边,道:“只要你有钱,我有马!”

    “我只想知道你哪来的马!”

    少女道:“我会偷!”

    林川心头一震,一个小小姑娘绝不可能做这事,肯定是一个团伙。

    林川看了一下四周,道:“你的人呢?”

    “就我一个!”

    林川再想问什么,少女伸出手心……一副认钱不认人的样子。

    林川道:“你等会,可别跑。”

    “跑是你养的!”

    林川只想笑出声,立即打道回了县衙,找甘宁要了千金钱行存纸。

    这才急急赶回马场。

    “现在可以露出真面目了吧?”

    少女怔了一下,接过他带的存纸,看了三遍,这才道:“什么真面目?”

    “姑娘要和我做这么大的生意,总得以真面目示人!”

    少女见他看了出来,摘下束带,露出秀发,沾水擦出脸上浓眉和黑装,露出她本来面目。

    林川看得微微出神,这简直是一个绝代美女,年纪在十七八岁之间。

    双眉如黛,鼻如玉雕,眼如两汪寒潭清水,天生飞角眼。

    见林川发呆,少女道:“就知道你们这些臭男人,怎么?花痴了?”

    “失态失态!”

    “姑娘芳名?”

    “小女虞姬!”

    “虞俊是你什么人?”

    虞姬奇道:“你认识家父?”

    林川大喜,正是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功夫。“

    虞俊是寿春有名的养马官,帮袁术看着一个超大马场,是江东最大的马场。

    那可是袁术经营数十年的马场。

    而虞俊天生会养马,有一手绝活,他配出来的马种,另成特色,甚至超过藏马。

    这主要是他懂马,会用精选出来的藏马配种。传说吕布的赤兔马就是他配出来的。

    这也难怪她手里有马,所谓偷马,自然是偷他父亲的。

    这纯是个坑爹货。

    “我要的多,你的马能到这里来吗?”

    虞姬道:“我只要钱,而且你又是什么人?如果是别人,我的马你就是有钱也买不到!”

    “这是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其实我是在等某人来买马!”

    林川笑道:“你在等林川?”

    “是的,只有他会买马,会有钱,也只有他能将马偷过来!”

    林川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“你笑什么?”

    林川道:“偷袁术的马,你也想得出来,就算是林川也未必敢偷,不然早偷了。”

    “再个……你不好好养马,要这么多钱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告诉你!”

    虞姬幽幽道:“或许只有他懂!”

    林川愣住,这个他自然是指自己,可自己真不懂。

    “我是林川的中郎将,有什么可以给我说。”

    虞姬喜道:“你没骗我?”

    “我从不骗人!”

    “你跟我来吧!”

    林川指了指旁边一个酒店。

章节目录

三国: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明月挽清风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十八章 美女俊马 男人所喜,三国: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,笔趣阁并收藏三国: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