陆绩家世深厚,自幼熟读兵书,深谙兵略,知道守住三叉山,最重要的就在第一道山坡。

    面对刘勋数次集群冲锋,亲自率人一直坚守在道口。

    他居高临下,刘勋始终无法突破第一道防线。

    山地展不开阵势,骑兵更无用武之地。

    这些都严重削弱了刘勋的优势。

    眼看打了半天,死伤数百人,仍然寸步难进,刘勋焦急上火了。

    这次他召集各校军,准备再来一次突击。

    “将军!地势对我们不利,不如等天黑后,我们派一百人先偷偷摸上山,打开一条路,再作打算。”

    刘勋怒道:“对区区山贼都无可奈何的话,日后还怎么面对曹刘!”

    “不必等天黑!”

    刘勋大怒之下,准备分派任务再次进攻。

    这时外面一哨骑扑进大营,大叫道:“将军!不好了!”

    “徐盛谋反,引太史慈进城,舒县已失!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

    刘勋抽出剑,指着舒城方向,大叫道:“林贼,我和你没完!”

    他现在终于明白,自己中了林川调虎离山之计。

    “他们有多少人马?”

    哨骑回道:“有三千人马!”

    一校尉道:“将军!舒县不能丢啊,我们杀回去,先夺回舒县!”

    刘勋脑瓜子嗡嗡的。

    他知道此时太史慈以逸待劳,据城而守,自己已经无法攻下舒县。

    而且三叉山和林川有勾结,自己如果转攻舒县,陆绩必然会和太史慈夹击自己。

    到时就有全军覆没的危险。

    眼下唯一的路,就是赶紧抢回巨野的粮草,这样或许袁术还能放过自己。

    刘勋思虑再三,下令全军撤退,赶往巨野。

    心中念着菩萨保佑,巨野这地方没人知道,还没有丢。

    才到半路,就有巨野哨骑来报,巨野已全部落入徐盛之手。

    刘勋一听,只觉眼前发黑,几乎从马上摔倒。

    “将军!”

    众人大惊!

    “徐盛阴贼,誓与他不两立。”

    “将军!现在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“一定要夺回巨野,否则主公怪罪下来,我们都吃罪不起。”

    巨野存放庐江这几年的粮草,丢了舒县还可以夺回,丢了粮草,这几年都是白费了。

    刘勋打起精神,下令全军继续朝巨野进发。

    巨野其实就是离舒县不过二十里的一个山坳高地。

    因为舒县地势低洼又多雨,常有水灾,所以庐江郡的粮草就都屯积在此。

    因为重要,刘勋派兵一千在此驻扎。

    没想到一千守粮兵,被徐盛偷袭下来,瞬间瓦解。

    眼看就要到巨野,忽然又有哨骑来报,后面有一军,打着林字旗。

    刘勋傻了眼,喝道:“有多少人?”

    “报将军,足有两三千人!是太史慈。”

    刘勋一惊之下,再也顾不得巨野,立即下令全军撤退。

    这里地势开阔,太史慈想灭自己也不容易,只要自己不战,太史慈就拿自己没办法。

    刘勋一撤军,太史慈果然也不追。

    太史慈一得知刘勋领兵去巨野,就带人赶了过来,见刘勋撤退,追他不上,立即引兵回舒县。

    一面又差人报给皖县的林川。

    林川知道刘勋今日一败就是再也回不来了。

    想到当年陆康任庐江郡太守时,他是自己的顶头上司,对自己就任皖县代县令时所作所为,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
    虽然这其中也是他自己压力大,但还是对他有点好感。

    于是亲自写信,命人送往三叉山的陆绩,让他下山归顺,就任舒县县令。

    一面命太史慈,如果不见陆绩下山归顺,就带人剿灭。

    太史慈跟随林川剿灭过无数山贼,相比刘勋有经验多了。

    此时陆绩刚和刘勋拼过命,虽然守住了山头,也损失惨重。

    收到林川的书信,琢磨林川不会放过自己。

    想林川这几年,把和自己有交集的山头都给灭了,他可不比刘勋软弱。

    随即带着自己数百人,下山投降了太史慈。

    又带着陆逊亲自来皖县见林川。

    乔府。

    “拜见林大人!”

    陆绩伏身下拜,此时陆逊十一岁,非常懂事跟着叔叔下拜。

    林川哈哈一笑:“都是老相识了,何必如此见外。”

    扶起二人,摸摸陆逊小脑袋道:“长得可爱!”

    陆逊道:“大人才可爱!”

    陆绩怒道:“不可无礼!”

    陆逊道:“本来就是,我见很多妇人也没林大人长得可爱。”

    陆绩大惊,急道:“小孩之言,还请大人不要怪罪。”

    林川哈哈笑道:“不防不防!”

    “想当年,我第一次见到林大人,就知道林大人决非常人,如今短短不过三年,大人就有如此成绩,小人实在感概莫名,恍如隔世。”

    林川道:“你即已下山,以后就是一家人。我想把庐江郡治所依旧迁回皖城县,你觉得如何?”

    “大人!本应该如此啊。在庐江郡,无论人口、钱粮、土地,都以皖城县最大。而且大人就在皖城县。”

    林川道:“所以,舒县还得请陆大人去看着点。还望陆大人不要推辞。”

    舒县本来就是陆家的,陆绩自然感恩不尽。

    再三拜谢。

    “舒县离是与袁术地盘的边界,太史慈也会留在舒县,他管军你管民。”

    “一切尊大人安排!”

    林川点点道:“我施政,陆大人最清楚,所以舒县一切,都依照皖县治理。”

    陆绩道:“这个自然,我在这代百姓叩谢大人天恩!”

    庐江郡是杨州最大的郡,刘勋败回寿春,林川事实上成了庐江郡太守。

    只不过林川仍当自己是皖县县令。

    陆绩出了乔府,带着陆逊自回舒县任职。

    与他同来的太史慈,随后见林川当面述职这次战事。

    “子义此战功劳不少!”

    太史慈得到赞赏,喜道:“都是大人栽培,小人只是依计行事并无功劳。”

    林川点点头,这人学会做官了。

    “今日起,你就是荡寇将军,率军六千驻守舒县!”

    荡寇将军是杂号将军之一,曹操部下张辽也曾是这种将军。

    职位却在周瑜孙权的中护将军和前将军之下。

    太史慈叩谢大恩,道:“大人手下除了铁骑,全部兵马就这六千人,如全部交由末将,大人如何自处?”

章节目录

三国: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明月挽清风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十六章 陆绩归顺 重回舒县,三国: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,笔趣阁并收藏三国: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