众人叹气摇头,默然无语。

    袁术并不知道周泰是给打败的,因为这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只道是林川用了什么钱之类,买通了周泰。

    毕竟林川出名的有钱。

    袁术道:“一个商人,也敢欺我?”

    阎象道:“虽是末介商流,但主公不可轻视。其打败孙策,可见这人有点实力。”

    刘勋起身道:“何足道哉!我自领兵三千,可提他头来见主公。”

    阎象道:“不可!”

    “孙策败在他手,你比他如何?”

    刘勋坐回去,偏着头一脸不服气,但又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林川不过弹指之地,却能败孙策,一是孙策自负,二是孙策骄兵必败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孙策已回了吴郡,必会兴兵再来。如果孙策击败林川,他下一步……”

    下一步,谁都知道,自然是来打寿春。

    这不用说。

    袁术道:“先生所说不错,如果林川败了,我们将要面对孙策。先生可有妙计降服林川?”

    阎象道:“主公可请旨朝廷,封林川为中朗将,赏他一个郡就是了,让他去对付孙策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这个郡嘛,如果他败于孙策,这个郡他也要不了,如果他胜了,必定也实力大减,到时主公想怎么拿捏就怎么拿捏。”

    袁术大喜:“先生果然神算,就依此照办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袁术想了一下道:“请朝廷赏他,我也没丢什么,但也不能一味示好!”

    阎象道:“主公说得是,我们还要给他一点厉害,让他知道如何做事!”

    “听说此人善于经商,皖县在他手里富得流油,我们不如就在商道上打主意。”

    袁术急道:“先生快说!”

    “皖县的货都要经过我们地盘,不如扣住他的商流,他到时自然会来求主公……这后面的事就好办了!”

    袁术大喜:“好好好!就依先生,如今我们的主要大敌仍然是刘备吕布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乔府。

    小乔纤指拨弄,弹了一曲《铜雀苏》,林川打着节拍,躺在躺椅上,微眯着眼。

    一曲弹完,林川忽道:“我想起一曲,可以教你!”

    小乔奇道:“相公还懂音律?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,只是曲风不同。”

    说着哼了一首现代的《青花瓷》。

    曲风果然不同,听着节奏快,幽伤如泣似诉。

    小乔瞪大眼,只听得如痴如醉,心头震动。

    这种曲风,她从未听过,不比任何风格,显然又是相公所创。

    林川哼完,又哼了一遍,见小乔呆在那一动不动,奇道: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好半响,小乔欣喜道:“这是相公所创?”

    “原来相公音律造诣也在我之上!”

    “这世上还有相公不懂的吗?”

    林川摇摇头:“没有,而且都是精通。”

    “好听死了!”

    小乔又惊又喜,伏到林川身上,柔声道:“相公奇才,此曲如果流于天下,必然又多出一个林氏曲风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一个宗派,到时相公自然是开派之宗师!”

    林川笑道:“这算什么,我懂的还有很多没告诉你呢!”

    小乔道:“这个我信,永远没人知道相公到底还有多少奇思妙想。”

    “等下我去唱给姐姐听,也让姐姐高兴一下。”

    林川吓了一跳,奇道:“你就学会了?”

    小乔笑道:“我自少就精通音律,爹常说我在这方面有惊人天赋。相公刚才唱了两遍,我就已经记下了!”

    林川知道她懂音律,也常听她弹琴,却不知道他竟然还有这种绝活。

    心中暗喜,将她搂在怀里,道:“果然是我林某的好老婆!”

    老婆之称,三国时还没出现,但林川叫多了,小乔也知道意思。

    只是她不知道,林川为什么总喜欢老婆称谓。

    “你如喜欢,我以后多教你一点曲子!”

    “当真!”

    “很多呢!”

    小乔不敢相信,作一曲已经不容易,还有很多……

    不乔走到琴边,手指抚琴,细思了一下,果然将青花瓷弹了出来。

    口中唱道:“天青色等烟雨,而我在等你……”

    她声音清韵,唱起来又是另一番特色。

    林川好久没听到现代歌曲,不禁听得痴了。

    小乔越唱越是有点不安,这词中意思,都是说男女之事。

    幸好,这里没有别人,她也就不在意了。

    这词如诗如词,她自己也沉浸在一种境界中。

    一曲唱完,小乔怔怔地说不出话来,似乎在回味一种境界。

    袅袅走到林川身边,轻轻伏到他胸口,双手紧紧抱着林川。

    林川抬头,见她泪眼婆娑,双手抱得更紧了。

    “相公!我只想有今日,原时间就在现在永远静止,只你我二人就足够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你这词一定是为我所写!”

    这丫头,好吧,这词就是为你所写。

    小乔又细声道:“等这首曲流传天下,天下人都知道词中就是相公和我。”

    小乔边说边沉浸到一种浪漫而超然的梦幻中。

    她已为这首曲沉醉,为词中意思而沉醉。

    可惜好景不长……

    乔松又来扰两人好事了。

    外面乔松进来禀道:“公子,有人求见!”

    林川抚起小乔,见她仍泪眼未干,轻轻擦拭,道:“我去去就来!”

    小乔恋恋不舍。

    等林川走到门口,小乔忽吟道:“天青色等烟雨,而我也在等你!”

    她在词中多加了一个“也”字,意思再明白不过。

    林川站住,沉默了一下,来到大厅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郭大人和上官大人!”

    郭怀是安庆县令,安庆县和皖县相邻,两县多有商业交往,和林川也熟悉。

    而上官劲,是怀宁县令。

    郭怀起身躬身身道:“见过林大人!”

    “同时县令,何必如此大礼!”

    上官劲道:“今日同是县令,只怕再过几天,就是上下级了。”

    林川故意惊道:“这话是何意?”

    郭怀哈哈大笑:“林大人何必瞒着,别人不懂你之才,我们还不懂?”

    “如今孙策兵败,林大人久不奉寿春令,也不奉朝廷令,这难道还看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林川道:“你们今日来,不是来说这个的吧?”

    “自然!”郭怀道:“我和上官大人商议过,如今上面税收越来越重,百姓苦不堪言!”

    “正是!加税又加征兵,这样下去,百姓都是死路一条,我们县还算沾了你的一光,两边生意做得好,还有口饭吃!”

    “别的县就惨了,有个县令完不成任务,都跳楼了。”

    郭怀道:“我们这口饭说穿了,就是你林大人赏的!”

章节目录

三国: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明月挽清风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十九章 袁术挑拨 两县归心,三国: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,笔趣阁并收藏三国: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