众将见他回来,心里有了主,知道他有大事要商议。

    孙策进入大营。

    孙郎在后面叫道:“哥!你是怎么逃回来的,我正准备让孙权过来相助,救你呢。”

    “这里没有哥,只有主帅!”

    孙朗愣了一下,改口道:“将军!你回来就好,我与众将都不知道如何是好了。”

    孙策大营坐定,众将齐身行过礼,依次坐定。

    孙策看了一眼众人,道:“本将军第一条将令,砍去军中孙氏大纛,换上林氏大纛。

    从将愕然大惊,全刷地一声齐身站起。

    这变故也来得太忽然了吧。

    孙朗大怒道:“将军这是为何,你要降林贼?”

    “将军英名杨天下,所向披靡,各路贤士投效,宵小之辈无不惧将军勇武!天下无不赞将军恩德!”

    “父亲打下的基业,传到你手,你却弃之如破鞋。父亲在天之灵也难心安!”

    “林川无名之辈,不过居一县,实为鼠辈。难道将军还怕他?”

    见孙策一回来,就要易旗,孙朗大怒之下,猜测林川是给大哥灌了什么迷魂汤。

    大哥英雄了得,怎么会怕那个林川。

    孙策道:“本候自然不惧天下人,就是袁氏我也没放在眼里,但……我确实惊惧林川,此人绝非常人。”

    孙策当众人面,直接说害怕林川,这让众将匪夷所思,面面相觑做声不得。

    孙朗万没料到大哥竟然说出这种话来,张大口懵在那里。

    他一直非常崇拜孙策,也不见他服过任何人。

    今日听了这话,才知道大哥已经是铁了心要归降林川。

    想起父亲打下来的基业不容易,孙氏就要毁在他手里,不禁泪如雨下,伏地痛哭道:“看在死去的父亲面上,还望大哥三思!”

    “不必劝说!我心已定。”

    孙朗道:“大哥是不是怕他铁骑!铁骑虽然天下无双,我也承认。但并非没有弱点,只要给我一点时间,弟一定会想出破铁骑之法!”

    孙策道:“我何时说过铁骑。林川不世之才,心怀仁义,是我不得不服。”

    “那夜如不是林川勒令周泰停止追击,今日又哪里还你有在,这数千大军也不复存在!”

    “皖县百姓安居乐业,富甲天下。林大人济世之才,创天下新法……”

    “建学校、开养殖、重商业尊农业,开钱行重工艺、百姓有田有事做,随便一种,都是名震天下的大事。”

    “这难道不是明主所做之事?”

    “我孙氏举兵以来,为的是什么?父亲念叨的又是什么?并不是要争夺天下,而是要灭窃天下之贼,还天下安定还百姓安居。”

    “而观当今,只有林大人有此能力,也能让天下富足安定。”

    “这才是父亲的愿望,贤弟!你是不是会错父亲意思了!”

    孙朗被孙策一席话怼得无言以对,但就是心里不服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什么学校、养殖云云,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。如果你铁心要降林川,还望大哥先问问母亲大人。”

    孙朗知道自己已经无力阻档,只有搬出母亲。

    孙策是个孝子,沉默一会,道:“说得有理,我这就回去问她老人家!”

    孙策见孙朗极力反对,由此可见小弟孙权只怕也会反对。

    既然要投效林川,自然一家人都要带过去。

    这就不得不先回去,劝说孙权和母亲,共赴皖县,这样也表明自己真正投效决无二心。

    孙策对其余将领道:“本候要先回吴郡,但投效林川心已定,如果不愿意跟随的,各位可以自奔前程,孙某决不为难。”

    众将齐声道:“我等愿意追随将军!”

    孙策点点头:“各位既然愿意,林川也决不会亏待大家。”

    “我走之后,大军不必再动,原地驻扎等我回来。”

    孙策自率数百护军,让孙朗监军,自己打道回吴郡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乔府。

    林川坐在书房,眯着眼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小乔轻手轻脚走了进来,双手捂住林川双眼,笑道:“猜猜我是谁?”

    林川道:“肯定是只小猫,等我捉住它!”

    说完反手抱住小乔,小乔咯咯娇笑,被林川一把抱住按倒在塌上。

    压住小乔,使劲闻她的体香,双手并不老实。

    小乔天生异香,林川笑道:“我要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,如此香味!”

    小乔被逗得浑身骚痒,有气无力笑道:“相公,我不了,快放过我……”

    林川在她身边躺下,小乔道:“刚才见你发呆,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有什么为难的事说出来,让我也知道!”

    “我在想精铁局!”

    小乔不了解精铁局,就道:“孙策都去了几天了,怎么不见他来投降,怕是骗了相公。”

    林川道:“他家大业大,要转这个弯确实要点时间,我算准他必会来投,夫人不必多虑!”

    “我才懒得虑呢!”

    小乔想起一事,坐起身道:“我有一事与你商议!”

    “你说!”

    “去年你不是发明了铁锅吗,又发明了饺子馒头!”

    林川点点头,这都是自己一些小创造。

    小乔道:“我有个表哥,日子过得不好,就找到了爹,爹劝他从军为你出力。”

    林川道:“这是好事呀!”

    “才不呢,他怕杀人。但人聪明,想要学你的饺子和做菜的本事,说要开个大酒楼。”

    林川笑道:“这事也来问我?开就是呗,我这些本事你姐学了不少,让你姐教去!”

    所谓一人得道鸡犬*,这三年,和乔氏稍有的点牵连的亲戚,都会上门求生活。

    只要不麻烦自己的,林川一律让他们想学什么学什么。

    顺便也将自己的知识发杨光大,推广到全县。

    这方面,乔氏的亲戚到是出力不少。

    所以,如今的皖县百姓生活都与外面不同。

    连普通百姓家都开始知道炒菜这回事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,百姓用铁锅炒菜,会用油等都是宋朝才出现。

    林川和小乔温存一会,小乔恋恋不舍将他送到门口。

    乔松早套好马车,林川上了车,直奔精铁局。

    先前在书房假睡发呆,林川就是在想着精铁局。

    他总觉得有些东西还得去亲自看看。

    而军队这块,不能全靠铁甲重骑。

章节目录

三国: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明月挽清风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十七章 孙策易旗 孙郎苦劝,三国: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,笔趣阁并收藏三国: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