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史慈附到徐盛耳边,低咕一阵,徐盛先是愕然,后是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“小将明白了!”

    徐盛目送太史慈离开,回到孙周二人面前,见两人垂头丧气,相互还埋怨什么。

    孙策面红脖子粗,周瑜垂头丧气。

    显然是受了训。

    “此败并非瑜不才,而是林贼过于狡猾,城中藏有数千人马如何不败。”

    “将军也说了,林贼铁骑天下无双,将军来时可又听说过半点风声?”

    “如知道有铁骑,瑜必不会冒此大险。”

    周瑜又道:“林贼狡猾到可恨,这次他在暗我在明,事事他掌握先机,将军还有机会,不可妄自菲薄。”

    如今到了这个关头,还能怎么样,只能听天由命。

    孙策怒道:“孙氏绝不会降林贼,林贼有天大手段,我头可断气不泄。”

    周瑜道:“将军大义,瑜也决心和将军共生死,至死不降。”

    “我孙某到要看看,林贼说算到我会归降,嘿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周瑜大笑,这怎么可能,他算天算地,还能算到恨他入骨的人甘心归降你。

    “聊够了没有!”

    徐盛过来,瞟了两人一眼,孙周二人傲然站着,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“把锁镣都打开!”

    护送的五个衙役得令,打开锁镣。

    孙策道:“你什么人,敢在我面前大呼小叫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就不怕我逃走?”

    徐盛冷笑:“我知道孙将军厉害,但我也不怵你!早就想和你过两招!”

    “好啊!”

    徐盛是个猛人,但身有军令,不敢真的和他打架。

    虽然心里很想和这个小霸王打一架。

    “是大人意思,还你们半个自由,走吧!”

    孙策哈哈大笑,这家伙怯了,终究是不敢和自己动手。

    徐盛和五个衙役带着孙周,似乎漫无目的,在大街上游荡。

    街道上人来人往,路边商铺更是生意兴隆。

    贩夫走卒,吆喝叫卖,巷子里孩童喜闹玩耍,跳绳丢石子。

    孙周二人也不知道这是个啥子意思,逛街么?

    周瑜边走边看街景,一边琢磨林川打的是什么主意。

    可始终想不出来。

    自黄巾起义以来,天下天灾人灾,连绵不断,所有州县百姓今天不知明天。

    到处是满目疮夷,百姓游离失所。

    更有甚者,百姓易子而食,抢观音土而起争端。

    但在皖县,似乎是世外桃源……

    街道上人流如鲫,也远非是一个县能有的人量。

    孙策周瑜看得惊讶不已。

    这皖县到底有什么,怎么如此繁华?

    “徐盛!”

    走在前面的徐盛听人叫,站定身,回头一看,喜道:“是二婶!”

    徐盛本是莒县人,和太史慈沾点扁担亲,后在莒县混不下去,特来投奔太史慈,入了军。

    到了皖城县后,将家少都接了过来,亲朋好友、他的瓜腾亲也都来投靠他。

    他现在的家就在这皖县。

    这个二婶其实是他的邻居。

    “我还以为是哪个军爷,原来是徐盛啊!”

    一个妇人提着菜篮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徐盛问道:“韩才现在怎么样了。”

    韩才是这妇人的儿子,妇人笑道:“他新近在大新驿站做了个赶车的差事,今天发了三千钱月钱,这不,买了几斤肉回去。”

    徐盛哈哈一笑,两人聊天,孙周二人听在耳里,心里惊讶。

    一个赶车的车夫,月钱三千?

    这已是朝廷一个三品官员的月钱。

    皖县如此之富?

    还有肉吃?别的州都在卖人吃啊。

    孙周二人相视一眼,几乎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如果真是如此,这皖县就已是富甲天下,联想林川默默无闻就拥有这样一支强大军队,这又是理所当然了。

    没钱哪来人?

    林川之才,竟然将一个小县治理到如此地步。

    徐盛和那个妇人聊了一会,和二婶告别,又带着孙周二人走了一程。

    来到一个大店铺内。

    只见店铺内人头拥挤,不下数百人。

    个个穿着绸缎,一看就都是富人。

    这里非常热闹,柜台后面有人一边记帐,一边在墙上用一种奇怪的白灰笔写着数字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在紧张看着墙上的数字,这些数字在不断更新。

    有人不断地吆喝。

    “新泰,二十八钱!”

    “大州铺,五十一钱啊!五十一钱了啊,大州铺,要买从速。”

    听到五十一钱,一时人声哗然。

    那人根本不理会,继续喊:

    “州车,十三钱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,州车才开店多久,就十三钱一股了?”

    “这涨得让人看不懂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些人对话,周瑜孙策一句听不懂,心中大奇。

    这是哪里的世界?

    周瑜聪慧,聪慧的人对新奇事都有个特性,就是好奇。

    “徐将军,这叫的都是什么?”周瑜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比如州车,只是一个店铺名,他主营运输,将各地货物送到各地。”

    “而州车十三钱,就是这个店铺开张时,会发行股票集资,开始可能一钱或十钱一股。”

    “谁都可以在这里买他的股票,如果那时是一钱买的一股,现在就涨到十三钱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买的股票可以随时在这里卖,也可以买别的。”

    周瑜和孙策都是聪明人,一听就知道大概意思。

    这纯是一种商业操作,都是为了挣钱。

    两人相视一眼,天下还有这种搞法?匪夷所思!

    这样不谁都可以做生意了,而且还不怕没本钱。

    难怪皖城县这么富裕。

    孙策不解道:“人人做生意挣钱,哪来粮食?”

    这话是当今天下通病,朝廷也怕,所以一直打压做生意的。

    商人也是最不入流的人。

    “有钱买不到粮?很多人通过州车店铺将粮送到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再个,皖县的土地天下最公平,人人有田!只要你愿意种。”

    周瑜道:“你这不是用钱夺天下之粮吗?”

    徐盛白了他一眼,懒得回答。

    “在皖县,只要你家有劳力,肯做事,没有不富的!”

    徐盛一脸鄙视这两个乡巴佬。

    “皖县只有这么大,良田其实也不多,而没种田的就集中养猪养鸡鸭,林大人管理天下一绝。”

    “皖县人猪肉吃不完,还可以卖到周围州府。”

    孙周二人陷入深思。

章节目录

三国: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明月挽清风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十四章 林川攻心 孙周进大观园,三国: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,笔趣阁并收藏三国: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