叮地一声,发出尖厉的刺耳声,那个铁骑面无表情,挥刀斩落。

    长枪斩断,刀再次杨起……

    孙朗吓得尖叫一声,急滚到马下,喀嚓一声,战马半断,内腑如浆流出。

    孙郎吓得面色惨白。

    六百柄刀,瞬间冲入敌军阵中,一人面对数人,无数枪刺到身上,精钢刀转一圈,无数枪尽断。

    这些长枪,只有枪尖是铁,其余全是木柄,根本经不住斩击。

    战马嘶鸣,重甲发出低沉的金属颤音,惨号声,整个战场如地狱。

    雨!开始下得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伴随着雨声雷声,嘶嚎声听得让人起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铁骑十人一排,成排横推,一路碾压。

    对面敌军冲锋,这边刀枪不动,挥刀一路砍杀,所向披靡,如一排排山压了过去。

    小阵势冲锋也冲不动重骑。

    所有孙军士兵傻了眼,这是只挨刀的份啊。

    举枪格档,连枪带人被砍断。

    这是不公平之战。

    小乔不敢看下去,大乔也不敢看。

    身后十数衙役各拉着一块雨布一角,遮在林川头顶。

    林川叹了口气:“我本不想杀你们,奈何你们要威胁我!”

    “相公!我想回去!”

    眯着眼的小乔浑身不自在。

    夜里,林川说带她去赏夜,然后两姐妹竟然跟着他来了野外。

    看这震撼人心、波澜壮阔的宏大场面。

    多少人在今夜,恍如隔世。

    天开始渐亮了。

    孙朗逃过一劫,眼见自己大军纷纷倒地,而铁甲军除了几个被几个勇士抱着滚落下马,孙兵付出惨重代价,竟然也无法造成什么伤亡。

    他早就知道,这仗打不了,他也不知道,这种东西是怎么来的,像恶魔一样的军队。

    在吞噬自己的兄弟。

    如地狱来的恶鬼,给人的精神压力更让人崩溃。

    孙朗乱军中抢了一匹战马,浑身是水是血,早不像人样。

    精钢刀斩断骨头的喀嚓声,声声入耳。

    雨声,更没有比这更刺耳的雨了。

    刀光在雨中穿梭,刺破水珠,落在士兵身上……

    孙郎痛苦得想尖叫。

    雨下成了瓢泼大雨,天也亮了。

    每滴雨打在孙郎身上,像鞭子。

    “林川!总有天,我要喝你的血,生烤你的肉!”

    孙朗骂完,下令全军撤退……

    一万余大军,竟然在数百铁骑面前毫无还手之力,被冲得七零八落。

    宋朝时岳飞也曾遇到过这种重甲骑兵,吃了许多败仗后,苦思出良策,才发明了勾子枪,专勾马脚。

    自此,岳飞才一战成名。

    可惜,孙朗是第一次遇到,根本不知道打法,才落得大败。

    当看到这支铁骑出现,孙郎就知道,大哥已经被困在皖城,所以不得不战,大哥或许还能有一丝活命机会。

    现在,这一点机会也没了,真的不能打。

    这一万余大军是大哥的命根子,没了这支军,大哥什么都不是。

    孙朗感觉无比的绝望。

    周泰感觉无比的痛快,仰天长嚎,和领头的狼一样。

    见孙郎带着残余人马撤退,长刀一挥,就要带军冲过去……

    回头看了一眼高地上的林川。

    林川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周泰如泄了气的皮球,林川的军令他可不敢违抗。

    只得下令全军原地站住。

    “大人!为什么不乘胜追击?”

    周泰一脸不快,跑到林川跟前。

    林川指了指二乔:“她们累了!”

    “回城吧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“孙周二人还在城里,对孙策没有安排对手,可能会回来求援,你和太史慈知道怎么做!”

    “未将得令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太史慈看着周瑜心急火燎要撤退,并不着急,只是慢慢跟着。

    他明白这皖县,全是自己的人。

    周瑜退到通往城外的大街上,忽然见黑暗中又涌出一批人马。

    周瑜傻了眼,真是前有追兵,后有拦路虎。

    这正是太史慈手下的一个校尉,领军一千人,他的人马最多。

    林川曾让他去阻孙河,现在及时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想来那边已经清扫完成,,毕竟千人对三百人,都不要太轻松了。

    “周郎!皖城从来没有你的路,投降吧!”

    周瑜目眦欲裂,大喝道:“只有战死的周瑜,没有投降的周瑜。”

    “公瑾!江东尽知你才,你最大的错误就是根本不知道林大人有多少军队。”

    “今夜一战,皖县军不过出动四成。皖县有六千余人,吕范、孙河已死,孙策逃命……”

    “当然,他逃不了多远,是大人给他一点面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最大的依仗是城外一万兵马,可惜啊可惜……”

    周瑜心里一咯噔,忽然感觉天已塌了下来。

    今夜一直没看到周泰和林川本人,这其中自然是有鬼。

    “一万兵马对皖县确实是多,但现在孙朗可能已经自顾不暇了。”

    太史慈继续打击周瑜心理。

    周瑜本来就是靠孙郎支撑,才能硬到现在,听太史慈的话不像是说假,不禁心里冰凉。

    “你不信,可以听听城外!”

    周瑜静心细听,果然城外喊杀震天,有一种如雷鸣的吼叫,仔细听,也听得非常清楚。

    “将军!何必和他废话,杀了此人!”

    太史慈一亲信拨出刀,厉声喝道。

    “不可以!大人有话,留他一个活口有用。”

    见周瑜始终不愿意放下兵器,太史慈知道他还不死心。

    对亲信道:“你留下,围住他就行,不可放他走了,也不可杀他!”

    “如果他硬要反抗呢?”

    “那就杀无赦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太史慈这里战局已定,带一百人马,急出皖城。

    林川曾对他说过,要给孙策一点面子,毕竟他是猛将,在孙军中有绝对影响力。

    而林川的意思,太史慈自然明白,是有意收拢孙军。

    毕竟要定天下,人越多越好。

    而孙策一路,是直奔乔府的,并没有人拦阻,结果他只会逃出城外。

    太史慈心里百感交集,孙策会亲自带人去乔府,大人都算得明明白白,这哪是人做的事。

    如此计谋,孙军不败,都天理难容了。

    孙策进城,每一路行动,大人都了如指掌,这不应该是凡人能算到的。

    太史慈带人急奔城外。

    他知道孙策跑不远。

    孙策出城后,就急于找孙朗,一出城,就看到前面黑压压的铁骑。

    他这个位置和林川之间,正隔着重甲铁骑。

章节目录

三国: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明月挽清风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十章 苍天泪如雨 人间修罗场,三国: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,笔趣阁并收藏三国: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