乔府。

    林川大汗淋漓,正努力耕田,外面乔府管家乔松郎声道:

    “少爷!有人求见!”

    不见回声,乔松放大声音又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大乔在床上嗔道:“这乔松在府中大呼小叫,越来越不识体统了。”

    小乔道:“相公!不去理他就是!”

    “这么晚了,什么事不能明天再说!就说我们已睡了。”

    林川一点小乔俏鼻子,唏道:“不记得今晚有贼了?”

    二乔才醒悟过来,相公还算到今晚有真正大事发生呢。

    “孙周不会来了吧,都这么晚了!让乔松把来人打发就是!”

    “还没到时候,应是卯时初刻,正是人睡得正甜之时。”

    大乔笑道:“原来相公把姓孙来的时候都算准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有何难!卯时也叫诡时,夜晚偷袭多选在这个时候,是有讲究的。”

    林川什么都懂,两女心里骄傲刚才又得到满足,不禁抱住林川不想放手了。

    大乔娇声道:“相公还懂什么,不如都教与我姐妹!说不定也能帮上相公。”

    “姐!相公学富五车,书通二酉,是天下一绝,你学十年又哪里就学得会了。”

    大乔嗔道:“怕是榻上一绝!把我姐妹折磨得……”

    林川冲二女做个鬼脸,一脸坏笑,披衣下榻,他到要看看,这周瑜又耍的什么鬼。

    果然,来见林川的正是孙策帐下偏将吴景。

    林川虽足不出户,但把孙策大军摸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任何动静都在他眼中。

    他不但重视铁骑,也更重视细作的作用。

    放在现代就是情报通畅。

    细作这一块,林川对太史慈和周泰都讳莫如深。

    由他直接掌管。

    细作头领是他当初在收服岐山盗贼时,选出来的一个有奇技之人。

    此人精通夜行,有口技,爬山过崖行如飞鸟。

    除了林川,谁都不知道有此人存在。

    林川坐到大厅,乔松已领了吴景在那等候。

    “见过代县令大人!”

    吴景一身便装,躬身行礼,然后傲然坐下。

    林川冷眼看着……

    “孙将军有令,望代县令大人识得时务,归降孙将军,并献上二乔,白天过节一概不究!”

    “如大人稍有不顺,我二十万大军必让皖县鸡犬不留。此孙将军也不想看到,望大人三思!”

    “将军只给大人三天考虑时间,三天后等大人回复!过时不候。”

    林川奇道:“过时不候是我的话,这个周瑜也要学?”

    吴景笑道:“代县令大人错了,这是孙将军的话。”

    林川哈哈大笑:“原来是孙策喜欢学我!”

    吴景脸色铁青,一言之下,就入了套了,自己怎么这么傻,人家上套就钻。

    林川忽然脸一沉,喝道:“谁让你坐了!主人不叫坐,擅自落坐,是为不敬!来人!”

    吴景吃了一惊,这人变脸好快。

    抓着这种小事来做文章,*!

    “你心里一定在骂本县令*,罪加一等!”

    “而本县一直都很*!但不可能让人说出来。”

    里面大小乔正在偏厢偷听大厅说话,小乔听到这,低声道:“相公有时确实有点*。”

    说时自己也红了脸。

    大乔狠狠白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乔松是个老实人,害怕得罪来使,但更怕林川,哆嗦着示意家丁上前拿人。

    “林川!两国相争,尚不斩来使,你敢作甚?”

    “本县可没说过不斩来使,这谁定的规矩。”

    吴景大叫*。

    林川懒得管他,一摆手,家丁上前按住吴景。

    “丢到马圈里去,好好醒醒,乔府依旧不是他姓孙的想来就来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吴景身为武将,也是刚烈,一路大骂林川。

    林川走到侧边厢房,二女怔怔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相公,这样只怕不妥……”

    大乔一脸担忧,这样只会更激怒孙周二人。

    “他们给相公三天时间,相公可以好好把握这三天,多做点准备更好!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诱饵后面都是勾子吗?”

    林川一把搂住大乔,又低声道:“不管他们,我们这样才是妥妥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又上咸猪手。

    二女感慨,这相公果然是天不怕地不怕的货。

    哪怕火烧到眉毛,他依旧要忙着伸猪手。

    整个皖县,没人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来头。

    小乔不明世事,大乔心里最清楚,这个相公就像一个天上忽然掉下来的人。

    没人知道他的过去,也没人知道他的来头。

    也永远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,想干什么。

    而且又永远出人意外,不可捉摸。

    大乔也知道,有奇才之人,为人处世都不同常人。

    但林川说话、处世也太不同常人了,几乎到了让人感觉奇怪的境地。

    大乔隐隐为林川日后担忧。

    如此乱世,谁知道明天,稍有不慎,就是万劫不复。

    而自己乔家,已经和他绑在一起,这一生也离不开林川,与他共祸福。

    “你日后不是鬼就是神!”

    大乔幽幽说道。

    林川怔了一下,大乔今天这是怎么了。

    “放心!你相公不是鬼也不是神,只是个人,如果天下人要那样看我,你却不必!”

    “就是!你看他刚才在榻上闹的那个欢劲!”

    小乔说出这话又急忙捂嘴,羞得转过身,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来了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羞死人了!

    林川一脸坏笑看着她,小乔捂着脸死也不肯转身。

    “三天!相公可有奇计!”

    大乔现在只想着这三天时间,希望三天内林川能想出奇计退敌。

    普通计谋肯定还不行。

    外面二十万大军啊。

    而他只有一群普通衙役。

    “三天!”

    林川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“我说过今夜卯时就卯时,何来三天!”

    大乔急道:“难道他在说慌!”

    “谁规定他不能说慌?什么二十万大军云云,我还百万大军呢!”

    大乔看着林川,喃喃道:“你怎么知道,你到底是神还是鬼?”

    “说了我是人!”

    “一个喜欢抱你们的人!”林川张天双臂。

    小乔啐道:“又来!”

    “既然就在今夜,相公可有办法!说出来也让爹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有办法!”

    “相公请说,我们能做的,一定依你!府上还能召集一百家丁。”

    “我饿了!”

    林川语出惊人。

    大乔晕倒,小乔气得扑上去就抓……

    “如果……如果……你今晚出……事,我姐妹二人也不活了!”

    大乔一脸忧伤看着林川喃喃说道。

    “所以,你得赶紧叫人下厨!”

    大乔点点头,出去张罗。

    其实,她很喜欢林川这种从容,有将帅之气。

    她从小就见过很多将领,如说遇事不慌,没人可和相公比。

    他还是那样深不可测。

    还是没人能够知道他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迷一样的男人!

    大乔有点心醉,又有点心慌,这种男人不应该会伏在自己裙下,乔氏何德何能?

章节目录

三国: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明月挽清风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七章 *之人行*之事,三国: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,笔趣阁并收藏三国:开局截胡周郎小霸王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